309 番(不严肃的yy,可不买)

作者:西河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之锦绣农门最新章节!

    百花仙子只是二重天的一个小仙,六重天的景琰太子选妃本来和她没什么关系,但她前段时间认识了王母,所作的百花仙露还得到王母的赏识,而王母和六重天的天母是好友,百花仙子隐约透露出自己心仪景琰太子之意后,王母给她要来了一张太子选妃帖子。

    三重天以上的仙人们都有长久不朽的生命,漫长的岁月消淡了情感,几乎所有人都沉浸在修炼之中,众仙并非不谈感情,而是对于有着太过悠久岁月的他们来说,感情实在淡的不如一杯水,因此众仙找伴侣的时候,大多采取和自己看得比较顺眼的异性一起下凡经历短暂生命和平凡日子。

    至于说在凡间,对方会不会因为没有记忆而和凡人生活,这就是众仙不关心的事了。

    毕竟百年过后,往前记忆回归,那凡间的感情再重,也能忍痛割舍。

    当然,在这之中,也有过放不下凡间感情而再入轮回的仙。

    天帝从来不约束这些,毕竟百年对于仙界来说,只是个把月的事,且在仙界,众仙除了修炼,也没什么事。

    凡间的事,三重天以上的仙人很少插手,他们的日常就是修炼,偶尔出现个不服管的刺头,他们收拾一下。

    仙界已经十几万年没有新鲜事了,修炼之余,大家便都爱下个凡,体会一下生命短暂时,许多因为珍惜而变得美好的事情。

    不过到了景琰太子选妃这个月,众仙鲜有地一起聚集在六重正殿处。

    景琰太子是天帝天母的第二子也是幺子,他的灵台真身是一条身负天地气运的金龙,而他在颜值超高的众仙人中都能称上一句俊美,因此司星司命司时等处的女仙,都想和他结成仙侣。

    百花仙子带着侍女芙蓉仙子被仙侍接引正殿时,不少仙人都很惊讶,天母竟然也给下重的百花小仙送了帖子!

    不是看不起下界小仙,而是六重天上的无不是大功德且练成金身之辈,下几重的仙人有可能陨落,他们却是恒久不灭的。

    这也是为何大家都很关心景琰太子选妃之事,因生命恒久,六重天以至往上,已经将近二十万年没有新生命诞生了。

    景琰太子和他的兄长昭和仙君是天帝天母在百万年中孕育的唯二两个子嗣,而景琰太子真身是身负天地气运的金龙,当初一出生,便被天帝定为太子。

    太子是日后正统,众仙是相当关心太子的后和妃的,作为身负天地气运的仙君,他的子嗣也肯定比较顺利。

    众仙来之前,都想到日后教哪些仙术仙法给日后的小仙君了。

    看到百花仙子也拿着请帖过来,众仙都不希望她中。羰钦飧龆靥斓男∠芍醒。贡匦敕蚜Ω焦嘟鹕聿拍苁顾ぞ玫纳钤诹靥焐。

    然而恰恰出乎众仙意料之外的是,最后在凡间和太子结成伴侣之人,就是这个小仙,更意外的是,这小仙还是太子的正妻。

    天帝收回查看结果的圆光镜,对下面的仙娥道:“请仙子们到正殿上来。”

    之前收到请帖的女仙各自去了正殿后面的宫殿,持帖下凡,下凡后的身份不拘,谁有缘遇到景琰太子,并结为伴侣,回归天宫之后,便是以后的太子妃。

    景琰太子的身份同样是未知,并不会因他天界太子而生为贵胄,是凡间一个乞丐都有可能,因此这选妃之行,完全是凭着佛家所讲的缘分。

    百花仙子曾见过景琰太子一面,十分心仪于他,她听月老说过,对另一个人的感情越浓,遇到那个人的几率就越大,情感其实才是这天地间唯一不朽的东西。

    因此在那些感情淡薄的女仙面前,百花仙子非常有信心,下凡前她偶尔睡着,还梦见了太子,她醒来,对太子的感情更加浓烈。

    仙娥过来请时,百花仙子已经神魂归位,她客气地让仙娥在外稍等,转头就一巴掌甩到旁边她叮嘱过给她护法的芙蓉仙子脸上。

    这一掌携带着十足的仙力,直把低她几阶的芙蓉仙子打下去半条命。

    “仙子饶命”,芙蓉仙子跪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百花仙子冷笑:“好个芙蓉,林芙兰,回去我们再算一算这个帐。”

    说完,猛甩了下长而飘逸的仙衣,飞身离开。

    芙蓉仙子听着仙风远去,这才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与林芙兰有八分相似的脸,借着那张请帖的仙力,她跟在百花仙子之后下凡,投身在顾家村,几乎和太子一起长大,如果不是后来…因为那个凡人,她现在就是太子妃,只差那一步啊。

    极度的不甘心让芙蓉仙子的脸色都显出几分狰狞,但是想到好些女仙连太子都没遇到,她脸上又有几分笑意。

    再怎么说,她也是下凡的女仙中,和太子最为接近的,且还用生命,在他心中留下极深的痕迹。

    天帝看到结果,她至少能成为太子侧妃,百花以为打了自己一掌,自己就不能出现在正殿上吗?

    念头刚落,外面再次有仙娥来传,芙蓉仙子捏着衣带,就这么狼狈地走了出去,那两个来叫人的仙娥看到她的模样皆是一愣,随即取出仙丹给她疗伤。

    芙蓉仙子说这样便好上仙责罚不敢不受,仙娥之一道:“虽是如此,但你这样,到天帝面前岂非失礼。”

    闻言,芙蓉仙子迟疑片刻,接过那颗仙丹送到口中,仙丹入口,即化作一道温和的白光入喉,只是眨眼间,刚才的伤势完全被修复,甚至连仙力都有所提升。

    仙娥侧身,让这个二重天的小仙先行,毕竟这人是在结果显示中和太子有过不少纠葛的仙子。

    芙蓉仙子的到来,引起正殿中众仙的齐齐瞩目。

    现场的仙人有三重天之仙,五重天之圣,还有七重天之神,能到这一地步,已是什么都不看在眼中,此时见到一个小仙的汲汲营营,他们还觉得挺有趣。

    芙蓉低眉垂眼,上前下跪见礼。

    天母打量她片刻,抬手让她起来。

    “女仙们已经到齐,太子怎还不来?”天帝问道。

    片刻,一个天兵浮在地面行来,在正殿外停。蟛盘Ы沤,见过礼,天母把天帝刚才的话又问了一遍,天兵回道:“太子殿下言说之前凡间之行,与百花仙子是恶姻缘,此次选妃作罢。”

    “什么恶姻缘?”天母疑问,他们只能看到结果,凡间和景琰成婚乃至交往密切的女仙,都会出现在圆光镜中,虽然正妃是那个下阶小仙,但他们都没想过不认账啊。

    另外两人,一个是百花仙子下辖小仙芙蓉仙,一个则是司命处的荷凝仙子,天母最满意的就是荷凝仙子,正想着待会儿和儿子以及众仙商量下,是不是让荷凝仙子做正妃。

    谁知道儿子那边直接说作罢?

    天帝沉下脸,便让下面的仙侍去叫太子过来。

    他还想去八荒修炼呢,太子不即位他怎么去?

    仙侍去了一会儿,回说景琰太子往地府去了。

    一时间众仙疑惑不已,地府那种掌管下三重轮回之事的所在,太子去做什么。

    荷凝仙子闻言苦笑,凡间伴他几十年,怎会看不出他心中真正想着的是谁?她抬袖施礼,便告退离去。

    …

    景琰想知道那个凡女转生到哪一处,却没有想好知道她转生在哪一处后该做什么,下凡和她在一起,还是渡她成仙?

    十殿阎王见到仙界金光,均出府迎接,得知天宫太子想查问一凡女的投生处,纷纷表示这简单,一面请太子到秦广王处喝茶一面叫判官们捧着大庸的人名册过来。

    然而翻遍各世人名册,甚至连转生成动物的都翻了,也没找到景琰太子要找的那个凡女。

    景琰心中鲜见地生出几分惊慌,在地府查找半天无果,只得返回太子殿。

    之后景琰去拜访了各府上古仙人,众仙都说,只要是下三重生灵,便会经过轮回殿,如果没有的话,那肯定是三重天之上的仙人。

    这日正在司时仙君处,遇到来送灵河岸仙茶的荷凝,两仙再见皆神色自然,倒让等着看八卦的司时仙君扼腕不已。

    坐了片刻,景琰告辞离开,荷凝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呆怔,她想起了景琰在凡间时的模样,虽然和如今一模一样,却没有仙界的华美,更多烟火气,不至于让人不敢接近。

    不过,他已经找到那个凡女了却心愿了吗?

    司时仙君常说,时间是天地间最伟大的东西,在漫漫的仙生中,那个凡间女子就如一个小小的浪花,掀过去便过了。

    …

    回去时路过月宫,景琰才发现,覆盖整个月宫的桂花盛开了,他不自觉停下脚步,淡淡的桂花香薄雾般罩来,味觉回想起那个凡间女子曾经做给他吃的桂花糕。

    景琰都没察觉,此时他的唇角染上了几分笑意。

    凡间的自己却是个懦夫,当初心意所在,因为所谓的伦常却不敢表明半分。

    怎知今日?

    正要转步离开,月宫大门敞开,十几个身着浅红仙衣的仙娥一溜儿走出来,看见太子殿下,首位仙娥忙过来见礼。

    景琰点点头,要离开时,又被叫。啥鸱钌弦徽殴鸹,笑道:“太子殿下,我仙宫新主诞生,两日后老宫主设宴,望您能够驾临。”

    下凡前,景琰就听天帝说过,月宫之主岚婆要去往七重天,岚婆的仙龄比好些上古仙人都长,却不知怎样培育出了一个新的月宫之主。

    “届时吾一定会到”,景琰说道,随即迈步,眨眼间已经没了影踪。

    仙娥二走到仙娥一跟前,“景琰太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听说先前的选妃之行,太子面都没露只派了个天兵传信说作罢,还说和百花仙子是恶姻缘,大家都好奇死了,在凡间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仙娥三也过来八卦,“那位百花仙子伤心地不得了呢,天母将她提升至三重天都没安抚住。”

    仙娥一斥道:“莫要嘲笑别人,太子殿下的凡间选妃之行天帝都看不得,我们更不要私下议论。”

    “是。牌盘搅,又得罚咱们织锦”,仙娥四这时开口,其余仙娥闻言纷纷满脸赞同地点头。

    仙娥二笑道:“不会的,婆婆现在不是要忙着教新宫主仙界的各种事嘛,哪有空注意我们。”

    “是。婷幌氲皆勖钦Q奂渚陀辛诵鹿鳌,仙娥四说道,带着感叹之意。

    仙娥五跟着说:“当初嫦娥仙子极得婆婆青眼,我还以为她会是以后的新宫主呢,谁知道她后来和吴刚结成了仙侣。”

    “希望新宫主不是个严苛的”,仙娥一有些感慨,“走吧,还有三十四仙宫的请帖要去送呢。”

    …

    “你是婆婆养了万年的一道金色月光,三个月前机缘动,才投入那凡间顾家媳妇怀中,自此算是修成人体,那世结束,自然就返回仙界了。”

    “莫说傻话,那个可不容易,人体只有经妇人孕育才能形成,你说的那些修成人的小妖可不是修成人,而是变成人,想要修成人至少得百万年之功。要知道,婆婆才一百二十万岁呢。”

    “婆婆。牌疟纠淳褪窍。这六重天之上的,都是天生仙体。七重天上的,称作神更合适,越上一重仙神越少。最高处。胖靥焐现挥幸桓鋈,众仙神都呼他帝尊,帝尊统御四海八荒天宫地府,各处的规则都由帝尊制定。说起来,婆婆只在一百万年前见过帝尊一面呢。”

    “后日把你介绍给众仙,就让宫里的仙娥们带你去各处逛一逛,除了九重天,都去看看。再过两万年,婆婆便去七重天了,宫里的各项事务,还有六重天的仙人们,你都要在这段时间熟悉起来。”

    “哎呦,最重要的事情还没说呢,小月光,你想要个什么尊号?”

    “翩翩”,顾明月轻声说道,她看着旁边水晶池中的金色波光,神情平静。

    旁边,头发银白浓密肌肤平展的岚婆笑道:“也好,你自有意识便以这两个字为名,再叫其他的难免不习惯。”

    说这么多,其实是岚婆觉得,翩翩两字不太挡尊号。

    顾明月不想做什么有长久生命的仙,最重要的人都不在身边了,就算只是短短的时间,对她来说也是煎熬。

    她转过头问:“婆婆,听说人死后都要去地府接受审判然后转生的,我能去地府找我的爱人吗?”

    岚婆摇头,怪不得她看着小月光不太开心,原来是还记挂着她在凡间的经历,的确,对于一个有记忆便在凡间生活的仙来说,凡间的亲人和感情都是最重要的。

    “翩翩”,她说道,“天地间有许多规则,是仙人也要遵守的,你在凡间的爱人,应该早已投胎转世,便是你真的找到他,也不能带到天上来,想要见他,只能下凡经历。”

    顾明月说道:“那我能再次下凡吗?”

    岚婆安抚道:“自是可以的,不过你是以后的月宫之主,下凡时间不能太长,你果真惦记前世之人,待两日之后的宴会一过,婆婆便教你离魂下凡之法。”

    “谢谢婆婆”,顾明月脸上才露出两分笑意,想到自己在凡间的奇怪经历,她问道:“婆婆,我在凡间的生活,您帮助过吗?”

    “那倒没有”,岚婆笑道,“你是我养了万年的金光,自然可以顺利一生,即使不顺,一世结束便回来了月宫,婆婆很放心。”

    顾明月点点头,心中的疑惑依旧没有轻易说出口,“那,时间可以逆行吗?”

    婆婆是仙人,看起来却并没有察觉到她在凡间还有过前一世的经历,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岚婆闻言,笑得更开,伸手摸摸顾明月的头发,“时间是规则,仙人亦不可逆行,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才醒来,奇怪的问题多些也不奇怪。

    “没有了”,顾明月说道,心底有个不太清晰的感觉。

    穆蕴现在在哪?已经投胎转生了吗?为什么她会觉得,他就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九重天阙,帝座上,坐着一个单手支膝的高大男子,心神微动时,他冰冷如玉雕的唇角牵起一个笑容。

    天阙静寂,偶尔待烦,他便会下界,封印全部记忆去经历凡间生活,算来,几百万年中,他已经下界了三次。

    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因为一个女子,他为自己下的封印差点破除。

    他在凡间名为穆蕴,那些记忆和千百万年的记忆融合,连一点浪花都没有溅起,帝尊觉得经历过一场情爱便已足够,没必要将她找到再带到身边来。

    做下决定,他站起身,离开帝座,来到殿外生命力蓬勃的水晶树下盘坐修炼,然而长久没有过睡眠的他,竟在修炼中进入睡眠状态。

    那些他在凡间时,本能地将她带到九重天上游玩的画面,一帧又一帧旋转不去。

    帝尊猛然睁开眼睛,心头烦躁,只好起身在殿内漫步,短短一天时间,那些有关她的影像,总是不期然出现。

    “翩翩”,看见她笑着站在一株水晶树下,他忍不住飞身过去,靠近了,才发现那只是天宫灵气在他心念的影响下化出的幻象。

    帝尊最后回到皇座上,这其实也是他的修炼之所,制定规则发号施令都在此处,闭眼坐了不知多久,他挥袖,眼前立即出现一个坐在金色月池边的身影,在她的身上,隐有带着紫色的金光闪过。

    那是他烙印在她身上的东西,即便隔了千山万水,也能在一个心念之间找到她。

    帝尊苦笑,仅仅一日半,他本来没有什么的那凡间百年,对于他来说只有几个月的记忆,竟然占据了他生命的全部。

    站起身来,三百万年前去过下重天界一次的帝尊,再次走下皇座,打开重重天梯之间的禁制。

    …

    顾明月没想到仙界的两天时间竟然这么漫长,第一天她学会各种基本法术时,天边红硕的光芒还没有退下,夜间打坐,她睡睡醒醒,感觉过了好久,另一边金色的光芒才出现。

    月宫是自明的,因为有枝叶茂密的月桂遮挡,金红光芒才不至于那么强烈。

    仙娥们说,整个六重天,月宫是最阴凉的,女仙们都喜欢过来玩耍。

    这个不用她们说,顾明月也清楚,因为昨天收到月宫送出的请帖后,过来想在宴会前见一见月宫新主的女仙有二十几个。

    顾明月饮过仙露,吃了些月中桂做的蒸饭,这无上美味让她的精神好许多,昨天一个惊雷接着一个惊雷,她根本没心情吃东西,此时才知,为何凡人都羡慕仙人,吃穿住行方面,仙人绝对高出凡人一重天不止。

    然而仙界却并没有多少人研究厨艺,因为那些取用仙界食材只需用灵力稍微烹制,便是美味。

    饭后,顾明月由月宫中首位仙娥素清带领,去看月宫各处楼阁景观。

    来到一处长着许多和凡间树木差不多的桂树旁边,看着树上半开的桂花,顾明月试着变出一支竹篮,便走过去摘那些未开的桂花。

    “少宫主?”素清有些疑惑,紧跟着上前来,“我来替您摘吧。”

    指尖仙力流动,只需一挥,篮中便会盛满桂花。

    顾明月摆手,“这里无聊,我想亲手一朵一朵摘下来。”

    “是”,素清闻言,忙收回仙力,退在旁边,暗想少宫主在凡间长大,受到的影响真是深刻,回去后跟宫主得说一说,不习惯使用仙力而要亲自动手,被其他仙宫的女仙知道,肯定是要嘲笑少宫主的。

    素清正想着这些,忽听少宫主惊呼一声,喊了“穆蕴”二字,便飞身朝桂花树后的矮墙而去。

    素清忙抬头,就看到淡青淡黄交织的仙衣飘舞,少宫主被一个身着月白华衣的仙君双手接。г诨持。

    没有看清那位仙君的容貌,素清便被强大的仙力压制地颤颤低头跪下,只能听到玉石般的声音:“翩翩,想我没?在这里害怕了吗?”

    “想,没有”,顾明月点头又摇头,看了他片刻,便圈住他的后颈紧紧抱。拔艺蛩忝魈烊サ馗夷隳。”

    “傻瓜”,帝尊轻轻摩挲她的后脑勺,“不论去哪儿,我都会先找到你的。”

    即使压制,帝尊的威严还是很快被六重天上的仙人们察觉。

    岚婆最先过来拜见,当看见翩翩与帝尊紧紧牵着手的场面时,她第一个念头就是翩翩还年幼,和帝尊牵手应该没什么吧;第二个念头才是翩翩刚返仙界,怎么会认识帝尊?

    只待帝尊一见面就求亲时,岚婆才升起第三个念头,她女儿一般养大的新宫主,就这么被强权势力叼走了吗?

    顾明月见岚婆认真行礼时,猜想穆蕴在仙界的身份可能不简单,却也没想到那么不简单,他竟然就是那个独自一人待在第九重天上的连名字都没有的帝尊。

    “你怕我吗?”穆蕴帝尊看着顾明月问道,顾明月回神,摇头:“不怕,为什么要怕你?”

    穆蕴笑了笑,又问:“那你是觉得我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