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移花接木(三)

作者:心尖的水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凤回巢、都市奇门医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萌妃探案最新章节!

    朱氏听了张大人的话,她的心亮了起来。她就去找他要的证据好了,她的夫君一定不会杀人的。

    舒心怡走到朱氏身边,将她扶了起来。

    “朱夫人,我可以帮你。”舒心怡决定帮她,因为,听了她的描述,她的直觉告诉自己,她愿意相信这个女人。

    朱氏挣脱了她的手,舒心怡才反应过来,自己是男装的打扮。

    “对不起,我是女人。”舒心怡急忙解释了一下。

    朱氏打量了一下眼前俊美的男人,不是,容貌非:玫呐。

    她是什么人?她又要如何帮自己呢?

    “我不认识你,可是,你又要怎么帮我呢?”朱氏不确定问道。

    “你等一下,我去那边和那个张大人说几句话。”舒心怡说完就去了那个张大人面前,“张大人,这个案子,我想介入和你一起调查。我认为,案子有点蹊跷。”

    “你是谁?”张大人质疑的目光看着她,这案子的事情,怎么能让一个普通百姓来介入呢!

    “她是寒王妃!不知道这样的身份,你能让她介入了吗?”楚恒哲走了过来说道,他知道这个张大人,就是没有见过舒心怡,但是他的容貌他应该是有印象的。

    张大人一看楚恒哲几个人到了自己面前,马上下跪行礼。

    寒王妃的事情,他当然是知道的,内心对那个女子也非常的敬佩。

    “下官不知道是静王殿下到,寒王妃到,实在是有失远迎,请王爷,王妃谅解。”张大人说道。

    “好了,不用这样,我们不想太招摇了。你知道了我们的身份,允许王妃协助你破案就行了。”楚恒哲说道。

    “当然允许了,有王妃的帮忙,一定不会出冤假错案的。那个朱氏,也算是遇到了贵人了。”张大人说道。

    “好了,不说那些,带我去看看那个死者乔山。”舒心怡说道。

    “好,请客位跟我回衙门吧。”张大人说道。

    朱氏一听刚刚那个女人是寒王妃,马上就到舒心怡面前,拦住了她,并且跪了下去。

    “王妃娘娘,我知道您很有本事的,求求您,一定要救我夫君啊。”朱氏激动的哭着说道。

    “不要这样,我一定会把案子弄清楚的。我是对死者负责!”舒心怡说道。

    朱氏听了她的话,虽然有些茫然,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夫君是有希望了。

    舒心怡他们几个人跟着张大人去了衙门。

    她一到衙门,就直接去了死者乔山那里。

    她拿出手套,开始对尸体进行尸检。

    然后,抽取了血液,胃内的东西进行化验。

    一切都检查完后,她回到了前面。

    “张大人,你先和我说话你了解的情况吧!”舒心怡想知道他是如何看待这个案子的,然后,再将自己的初步结论告诉他一下。

    “下官调查的结果,就是朱未是是凶手。第一,他和死者发生争吵,有很多人都看见了。第二,吵架的时候,他也说了狠话,说要弄死他。没人证明在死者离开后,他们二人没有再碰面。

    第三,朱未家里面发现了作案的凶器,经过这里的仵作验尸,证实了乔山是死在那个凶刀之下的。

    下官认为,朱未的妻子,若是找不到她夫君没有再见死者的证据,人证,那么他很难脱罪的。”张大人如实说道。

    “好,我现在和你说说我检查的结果吧。首先,死者死之前一定是大量饮过酒,而且,他体内酒精含量浓度很高。这样高浓度的含量,他的人已经算是无法清醒的做任何事情。

    他的确是死于那把凶刀之下,是因为被人刺穿了脾脏,造成了腹腔内大量出血以置他死亡。

    那个凶刀上的指纹,我也做了采集,一会,我要审问一下嫌疑人朱未,麻烦张大人把人给我带过来。”舒心怡说道。

    “好,我马上让人把他带过来。”张大人说道。

    没一会,嫌疑人朱未就被带了上来。

    舒心怡在他一进院子,就开始观察他。

    他的体格比死者要瘦弱一些,可是,这样不代表他不会行凶。

    因为,死者喝了很多的酒,他被害的时候,应该是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

    “朱未,这位是寒王妃,有她介入你的案子,你若是清白的,就一定会没有问题。”张大人说道。

    “见过王妃娘娘,小人朱未,我真的是冤枉的,我没有杀人啊。”朱未马上跪了下去说道。

    “现在,你跟我仔细说一下那晚的情况,然后,交代你那晚都去了哪里,见过了谁。你不说实话给我,我就很难帮你的。”舒心怡说道。

    “好,那晚我和乔兄因为一点小事,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吵过之后,我们就分开了。之后,他去了哪里我真的不知道。

    我和他分开后,一个人觉得很郁闷,就去了河边走走。到了晚上,有些疲倦了就回了家。回家之后,我的妻子是可以作证的。”朱未说道。

    “你在河边溜达,有没有遇到什么人?若是没有人看见你去那,你的说法就很难立足。”舒心怡观察他的神色,看见他用手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想必是他紧张的时候,惯有的特征。

    因为,谈话这段时间,他不只一次的撩自己的头发。

    她在看向他手腕的时候,眼睛一亮,“你手腕的伤口是怎么弄的?应该是新伤,难道是那晚弄的吗?”

    “我那晚因为心情很烦闷,没有注意谁在自己身边。我去的河边有些偏僻,想必在那个时间,应该没人。我这手,是那晚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碰伤的。”朱未说道。

    “好,我需要你的配合,我要检查一下你的伤口,还有提取一下你的指纹。”舒心怡说完,和楚恒哲走到他的面前,给他的指纹进行了提取。

    舒心怡还仔细看了一下他手腕上的伤口,也做了一些皮屑化验。

    对于,这个案子的情况,算是有了初步的了解。

    下一步,就是去那个案发现场看一下了。

    “好了,张大人,让他回去吧。我们再去看看案发现。褪欠⑾炙勒咔巧降牡胤。”舒心怡说道。

    “好的,我们现在就过去。来人,把他送回牢房。”张大人说道。

    “娘子,现在就过去吗?要么休息一会,下午再过去吧。”南宫辰建议道。

    “不用了,已经耽误,再晚点,现场留下的东西就更少了。”舒心怡有些急切的想去那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