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139 太败家了

作者:殷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

    蒋璃止语。

    他一语中的,其实她在抓起手机拨打他电话号码的那一瞬就清楚的知道,不论她在哪,他一定会来找她。

    稍许她说,“你甚至都不问我什么事吗?”

    陆东深坐在那看着她,“如果我问,你会说吗?”

    蒋璃沉默,其实她想说,可有些话不知道该怎么说,更重要的是,她发现自己在恐惧一些东西,例如,跟他倒出一些实话,如果真的讲给他听,他会怎么看她?

    见她不语,陆东深不怒反笑,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这天底下没什么事会比你的安危更重要,你没事就行,至于有些事有些话,你不想说我也不逼你。”

    蒋璃抬眼,与他目光相对。他虽含笑,可眼睛里有一种叫做认真的东西,让她相信,他所讲的就是他心中所想。

    想起在沧陵冬祭,她一杯酒递到他唇边。他是跟她进过祈神山的,鬼八子的气味他不会闻不出来,他明明知道她要做什么,但还是没为难她,喝下那杯酒,笑问她满意吗?

    她不说,他便不问。这份深情厚意,她扪心自问能承受得起吗?

    陆东深说完这话突然凑前,眼里的笑有了坏,不疾不徐补上句,“我只知道我的女人现在需要我,这就够了。”

    “谁是你女人!”蒋璃的耳根子一热,将抱枕往他怀里一塞下了床。

    陆东深笑而不语。

    品宣部给蒋璃安排的是间套房,她带的东西不多,就是些洗漱用品和换洗衣物,所以就带了只很小的手提箱。

    陆东深进房间的时候就瞧见她把东西撇得满天飞,见她蹲在那吭哧吭哧收拾,实在是看不下眼了,上前将她拉起来,“把洗漱的东西装好给我,行李箱我来收拾。”

    “那多不好意思啊。”

    “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快点,别耽误时间。”陆东深说着扯过她扔在沙发扶手上的一件衣服。

    蒋璃抿抿嘴,一扭头去了洗手间。

    等再回来的时候她简直叹为观止,行李箱里整齐得不得了,每一样东西都分门别类的安放,乍一看就像是里面有了分装盒似的规整。她来的时候手提箱是满满堂堂的,经他收拾里面竟腾出一大块的空间。

    她上前盯着箱子里叠得跟豆腐块似的衣服,咽了下口水,“陆东深,你是当过兵吗?你家被子叠完之后是不是都这种形状的?”

    陆东深看着她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来了句,“你是个女孩子,是不是在必要的时候有点统筹分化的概念?”

    蒋璃不羞不臊,将怀里的化妆包往那空位置里一扔,“再柔情似水的女子也架不住你的强迫症和洁癖啊。”

    陆东深摆正了化妆包,似有无奈。

    **

    车行一路。

    凌晨之后黎明之前的北京城找不到黑暗一说,出了怀柔拐入市区,哪怕是清凉的街也都弥散着白日的喧嚣和繁忙。

    车子里暖气大开,她身上还披着陆东深的外套,但还是昏昏沉沉,头抵着车窗,任由雨点隔着车玻璃震荡脸颊。

    等她察觉听不见雨声、车子停下来的时候,一睁眼瞧见的是处车库,面积不算太。嬲赝7帕思噶境,价值不菲。看得出,是个私人车库。

    绝不是她的地盘。

    蓦地清醒,“这不是我家。”

    “嗯,我家。”陆东深说着就熄了火。

    蒋璃一愣,“你家?”他带她回他家?这个时间?“陆东深,按照路程来算,你送我回家更近吧?”

    陆东深下了车,绕到副驾驶打开车门,一手搭在车门上,笑,“你不是好奇我家的被子吗?”说着,一把将她拉了出来。

    蒋璃被他一路拖进了电梯,近乎是抗争,“我有你家钥匙,想来随时都能来,又何必急于这一时……”

    结果就是,她还是顶着混混涨涨的脑袋进了他家的大门。

    北京壹号院。

    占了京城的龙眼之地,是真正意义上的水晶宫。

    当初景泞将钥匙交到她手里时说,北京壹号院,我已经跟那边打过电话了,你随时都能过去。

    她诈着脖子,好半天说了句,又不经常回去。芗伊耍

    现在,她就在这败家老爷们的家里,举目的深灰浅灰和深咖色,木和不锈钢相结合,大面积地采用亚光面、皮革和素色材质。

    住所足够大,但没有家的味道。

    没有繁琐的摆件,地上铺着的是冷冰冰的大理石,干净得要命,她都很怕踩上一脚就能留下脚印。

    房间和房间之间流窜着的气味清洌,不是休息室里的气味,仔细一闻,只是普通的消毒水蒸发后的味道。

    由此判断,给他家打扫的只是普通的小时工,跟陈瑜和那些个配方都没关系。

    蒋璃多少放心了。

    之所以拿到钥匙后没急着来他家搜查,一是因为他几乎都住在休息室里,二是因为她隐隐觉得他没让陈瑜查手家里的气味管理。

    至于背后有什么原因,她就不得而知了。

    窗外是迷惑人眼的小夜景,宽敞的落地窗视野极佳,如同整个苍穹都尽收了眼底。

    窗玻璃上晃出高大的男人身影,越来越近,直到,他从背后将她轻轻搂。痪醯猛芬缓鲇,心就开始乱蹦了。

    “先泡个热水澡,再吃点药,你的体温有点高,别感冒了。”陆东深的语息低低,薄唇轻抵她的耳廓。

    从她的角度看向窗玻璃,更像是耳鬓厮磨。可是,她就偏偏喜欢这样,透过夜色的玻璃窗,他的胸膛宽阔温柔,如广袤的海,明知危险,但她又忍不住溺在其中。

    “我给你放水。”

    “哎,陆东深……”她转身扯住他的衣袖,可半天又说不出什么,只觉得心口一片兵荒马乱。

    陆东深看着她,好耐性地等着,她抬眼相对,仿佛在他瞳仁深处看见了隐隐的火种,燃亮了他的眼,她知道,终究这火苗会成漫天的火舌将她吞噬。

    半天不见她说话,他便笑了,抬手揉了揉她的头。

    她被安排到楼上的浴室。

    陆东深到了楼下的淋浴房,冲完澡后,他站在镜子前,水珠从发梢滴落锁骨,沿着宽拓的胸肌徐徐而下。他扯了条浴巾围在腰上,在看见梳洗台旁边搁放着的男士香水后迟疑了一下。

    拿起来,闻了闻,这是之前H品牌在欧美推出的一款香水,很纯粹的古龙水,在市面上很受欢迎。但他没有喷香水的习惯,所以就一直搁着。

    现在……

    他想起此时此刻就在他地盘上的女孩,胸腔里总是澎湃。这个家,他没主动带哪个女人来过,但即便这样,他也觉得她能跟他回家,应该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吧。

    香水在他手里反复掂量,陆东深竟有点紧张,体内的火熊熊而烈,烧得他嗓子里有点干。

    末了把香水放下,心想着自己都不大喜欢的味道,想必她也不能喜欢。

    可转念又哑然失笑。

    想他陆东深虽不滥情,但也不是禁欲,男女欢好实属正常的事,他又不是第一次的纯情小男生,可怎么就偏偏今晚就像个毫无经验的毛头小子似的患得患失的心态,甚至还有点手足无措呢?

    好像,之前做这种事时的理所应当和自然而然都成了过往云烟。

    蒋璃从浴室出来后一眼就瞧见了陆东深。

    紧跟着眼睛就热了一下。他只身就围了条浴巾,温婉的灯影像是暖金色的流光在他结实的肌理线条里游走。见过他的西装革履,也见过他的一身户外,虽然隔着衣服,但她也知道他的身材极好,但像是今晚这么直接撞见还是头次

    。

    胸脯似磐石,又有极深的锁骨,臂弯肌肉结实,再往下隐隐可见人鱼线的轮廓。

    更像是经常游走户外的人,练就了一身的健硕雄。南袷悄切┳旃业拇蠖悄校

    她觉得眼睛里的热流进了嘴巴里,有一团火在燃烧。就是他眼睛里的那团火种落入了她的喉管,让她的呼吸变得无所适从。

    陆东深给她备了热水和感冒药。

    她趁着吃药的功夫瞄了一眼这卧室,好像是……主卧。

    吃完,她觉得喉咙还是干紧,又喝下大半杯水,然后问他,“今晚我睡哪个房间?”

    “你想睡哪个房间?”陆东深笑。

    他挨着她太近,她有点热,朝后退了半步,轻笑,“随便吧,反正估计你哪间房的装修风格都一样,十足的性冷淡风,到处都冷冰冰的。”

    她退他就进。

    直到将她抵在墙上。

    陆东深低笑,“装修风格怎么定义我倒不是很专业,但也隐约地觉着这个定义不大适合我,尤其是,性冷淡这三个字。”

    他就像是头豹子,优雅间又有十足的攻击力。

    蒋璃被他再明显不过的话烫得周炙热,推了他一把,却被他的胸膛烫了一下,“你别靠我这么近,太热了。”

    没推开。

    陆东深反倒压近,笑得低沉,“不是嫌冷吗?”

    “我——”

    剩下的话被他突如其来的吻给截胡。

    蒋璃心口一窒,伸手去抵他逼近的胸膛,他却扣住了她的手腕抵在墙上,令她动弹不得。

    吻,由最初的浅探,成了一片汹涌。那颗掉在彼此眼里的火种,熊熊燃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