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632:我们,已经过去了

作者:美越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

    第632章 632:我们,已经过去了

    顾若熙一直拿着手机等着席子皓的回复,手机一直安静。

    站在楼梯间,看向窗外。

    天色已经黑下来,窗外都是霓虹灯火,闪耀着繁华的夜景。

    陆羿辰忽然推开楼梯间的门,高颀的身影,赫然出现。

    两个黑衣保镖,赶紧挡在陆羿辰面前。

    顾若熙心口一抽,有一瞬的想逃,转而又平静下来。

    她为什么要逃,需要面对的,她再也不会逃避。看着陆羿辰的脚步一步步靠近,拦着他路的保镖,先还气势很强,随着陆羿辰逼近的脚步,周身萦绕的霸冷,他们也畏怯了,最后让了路。

    陆羿辰高大的身影,在明亮的灯火下,被拉得很长。

    待他的暗影,完全笼罩在她身上时,她的心口竟然倏然有暖意淌过。

    她抬着眼睛,看着他笼罩在暗影中的俊脸。

    他神色深沉,分不清喜怒。

    但她就是知道,他的心情,现在一定很糟糕。如她一样的糟糕,也如她一样的纠结。

    “跑什么。”

    他忽然开口,逼紧的目光,让顾若熙无处遁形。

    “哪有!”

    她心跳的好快。

    “不看监控,完全找不到你。”

    “……”

    他是凭借监控录像,找到她的?

    她目光水泽盈盈地望着他,看到他眼底的幽远,还有那一抹疏漠,她不知如何再继续下去彼此的话题。

    “为什么跑。”

    他犹豫了下,又问,“在怕什么?”

    “……”

    顾若熙依旧难言,她不知道。

    她现在很乱,什么都不知道,脑子里浆糊似得乱成一团。

    “我想安慰你。”陆羿辰又道。“却不知该说什么。”

    他想了许久,生气顾若熙的背叛和离弃,但在她母亲去世这一刻,他都应该送上安慰,而不是继续置气冷战。

    “……谢谢。”

    她艰难地从唇齿间挤出这两个字。

    “……”

    这一次,陆羿辰无话可说了。

    静静地看着,这个在他身影笼罩下,格外渺小又柔弱需要人保护的小女人,那种想将她搂入怀中的冲动犹存,可她现在已经不属于他了。

    她已经被挂上席初云未婚妻的标签。

    彻底与他陆羿辰,成了毫无瓜葛的两个人。

    即便有,也是他的前妻。

    陆羿辰不禁就觉得好笑了,“没想到,我们有一天,会变成现在的处境。”

    顾若熙咧了咧唇角,想说话,又无话可说。

    她其实也没想到。

    “或许有些事,我做错了,选择的方法不对,但已经造成现在的结果,就只能承受。在经历了母亲的离世后,我发现,已经没有什么事是不能接受的了。”

    她笑呵呵着,就好像,对面站着的人,已经完全不能让她有任何悲伤的情绪了。

    “我不喜欢你现在的表情。”他坦言道。

    顾若熙无所谓的耸下肩膀,“我也不喜欢。”

    可已经这样了,不是么。

    “你忽然变得好冷。”

    他的口气挺平静的,还真听不出来任何情绪的波动。

    她知道,他的心灵一向强大,任何风霜雪雨,都刺激不到他强大的内心。

    “伤害对于脆弱的人是毁灭,对于强大的人,就是经历。”所以,在选择的时候,她也如他当年那样,二者择其一,选择去伤害有承受能力的那一个。

    “你还是怨当年我选择可馨?”他似问,也似肯定。

    “不知道。”

    本来是怨的,现在已经:说背醯脑。

    “在不好选择的时候,总比无法选择……”

    陆羿辰的声音滞。诠巳粑跚辶沟哪抗庵,他已失去了继续说下去的力气。

    她抬眸,深深地看了他的眼睛一眼。

    心底浮现的冲动,软了她的一些坚持。她是很想抬手抚摸一下他的脸颊的,驱散他脸上的冷冽。

    抚平,他轻轻皱着的眉心。

    散去他眼角眉梢的轻痛。

    “羿辰,我们已经过去了。”

    她真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力气将这句话说出来的,连自己都被自己冰冷的声音冷到了。

    但,她却笑着,看淡一切的笑着。

    陆羿辰绷紧的眼角,轻轻一抽。

    “是的,已经过去了。”

    他的声音更冷,冷得好像霜雪降临,冻得闻者浑身打颤。

    顾若熙依旧淡淡笑着,“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她轻轻转身,却没有急着要走,不去看陆羿辰痛色满溢的眸子,以为看不见,就会感觉不到,她可以继续勾着唇角,不堪在意地笑着。

    “照顾好小王子,他很淘气,要耐心哄他,他喜欢听软话,不喜欢被批评训斥。”

    想到自己的儿子,酸痛的心,漾起点自豪的骄傲。

    “那孩子,吃软不吃硬。”

    “我的儿子,我自然会照顾好,不用你担心。”

    陆羿辰先一步顾若熙转身,给了她一道高大凉漠的背影。

    就在他看不见的方向,顾若熙再也掩饰不住眼底的凄凉,目光痴迷地凝望他的身影。

    细碎的短发,在灯光下,根根都似泛着夺目的好看光泽。

    她几乎可以还能嗅到他身上独特的味道,还有他发丝的香气……

    心口尖利的疼,她拼命抓紧拳头忍住。

    “熙熙……”

    一声低沉好像从肺腑中挤出来的声音,彻底击溃了顾若熙的坚持。

    眼泪在这一霎那,盈满了眼眶。

    “嗯?”

    她努力平稳声音,淡淡地应了声。

    “如果你觉得那是你的幸福,我放手。”

    他举步,大步离去,再没有回头看顾若熙一眼。

    顾若熙也没看到,他的眼角,那一样傲然一切,目空一切的深邃双眸里,竟然也浮现了一抹淡淡的水色。

    顾若熙差点坚持不。硖逯刂乜吭谇奖谏,直到陆羿辰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间的大门之后。

    她紧紧闭上眼睛,眼角凝结两滴晶莹的泪珠。

    席初云来医院接顾若熙。

    上车的时候,顾若熙隐约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康寿医院,她定睛看去,果然是孟哲!

    孟哲也一眼就看到了她,还对她招招手。

    顾若熙假装没看到,就要上车。

    “若熙!等一下!”孟哲喊了一声,人已快步走了过来。

    顾若熙只好对身侧的席初云说,“我过去说几句话。”

    席初云看着她的目光总是那么温柔似水的,还像小时候,那个暖人的大哥哥,他点下头。

    “我在车上等你,不要走太远。”

    “好。”

    和孟哲站在一盏路灯下,一旁是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

    景象,像极了曾经多少个夜晚,孟哲每次都等到她深夜下班,一起坐公车送她回家……

    记忆,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想起来,撩拨一下早就平静的心弦。

    记得,和难忘无关。

    发生过的事,总是会记得。

    顾若熙平静地看着孟哲,她目光寂静的好像无风无波的湖面。

    “一直想联系你,却没有你的电话。”孟哲笑笑,依旧如当年那样丰神俊朗,依旧帅气逼人。

    看得出来,孟哲这几年混的不错,意气风发的。

    “小圆圆还好吧。”

    这些年,还是挺想那个从小就很懂事的孩子。

    “挺好的!最近天气变化,有点感冒了,我父母陪着她在住院,我刚忙完,正准备去医院,正巧在这里就看见你了。”

    孟哲见顾若熙的脸色很差,不禁担忧起来,“若熙,你来医院,是病了吗?”

    顾若熙摇摇头。

    孟哲眸色轻凝,“我听说阿姨的事了,若熙……想开些……”

    顾若熙笑了,“所有人都在说,让我想开些。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想,才算想开些。”

    云少订婚当日,准新娘的母亲,从十楼坠落,当场身亡。

    这件事现在在A市闹得很大,大家也都众说纷纭。

    但只热闹了一天,所有关于妈妈坠楼的新闻,就都被撤下了。

    顾若熙不希望妈妈的过世,成为别人的谈资,席初云疏通关系,将全部新闻买下。

    听说,陆羿辰也这么做了,才会在一天之内,妈妈坠楼的新闻在市面上销声匿迹。

    孟哲望着顾若熙的目光,有些心痛。

    “若熙……”孟哲犹豫一下,道,“有什么帮忙的,尽管跟我说。”

    顾若熙没说话。

    孟哲有些尴尬,“也对,你现在的未婚夫是席家云少,应该用不到我帮忙。不过若熙,不管你需要什么,只要你跟我开口,我都会帮你。”

    “谢谢你孟哲。”

    “你我之间,就不要言谢了。”孟哲有些歉疚,想了下,还是多问了一句。

    “前段时间,见叶薇薇……席老收她为义女,她还给我打电话,要见小圆圆,还威胁我。我想她们毕竟的母女,见一面也好,想要联系她,最近电话一直打不通。”

    顾若熙目光倏然就冷了。

    “出了什么事?”孟哲收起眉心。

    “没什么!”

    孟哲对叶薇薇只是随口一问,真正关心的人,还是顾若熙。

    “若熙,这些年……其实我一直都在找你。终于知道你回国后,见你过的还不错,不好意思打扰你……”

    但心里,他是真的一直都没有真正放下顾若熙。

    虽然顾若熙现在就要订婚了,但有些话,一直憋在心底,不吐不快。

    “没有事的话,我先走了。”

    顾若熙凉漠转身,身后传来孟哲的一声轻轻的呼唤。

    “若熙。”

    顾若熙定住脚步,等了几秒,身后才传来孟哲的声音。

    “遇到解决不了的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嗯,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