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905:心乱了

作者:美越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

    第905章 905:心乱了

    乔轻雪拼了命的跑,终于跑出机场大厅。

    身后追赶的人,几乎就要追上来了。

    她顾不了那么多,直接上了一辆出租车。

    “快点开车,快点,快点!”

    车子终于开了出去,乔轻雪不住看着后面追赶的人,大大地吐出一口气。

    可后面的人,依旧穷追不舍,几个人上了两辆出租车,直接追了上来。

    还有一个人,去开了车,也追了上来。

    “快点开!快点甩掉他们!”乔轻雪焦急地大声喊。

    车子飞快地开了出去,驰骋在高速公路上,但后面的车依旧紧跟,根本甩不掉。

    开车的司机,渐渐额上渗出汗珠,苦着嗓子说,“小姐,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不要把我卷进去成不?”

    “司机大哥,求求你,帮帮我,只要到了目的地,我会给你一笔很高的车费!”

    “现在不是钱的事,那些人凶神恶煞,我怕我惹麻烦!我不要钱,你下车成不?”

    “求求你了司机大哥,我现在下车,会死的很惨……求求你,帮帮忙好不好?”

    司机有点不忍心了,虽然车子还是开的飞快,但已有些绷不住了。

    眼看着后面的车就要追上来,司机终于弃械投降,一脚踩下刹车。

    “小姐,不好意思,我不想惹麻烦,我家里上有老下有。抑幌牒煤霉ぷ髯,你下车吧小姐。”

    乔轻雪几乎绝望了,“求求你,就当帮帮我了,好不好?我现在……没有人可以祈求了……”

    她眼眶红了,声音也哽咽了。

    司机心软了,“小姐,我也求求你了,不是我不帮你,你也看见了,我的车子,根本就跑不过,后面的车!”

    正说着,黑衣人开着的车子,已经蹿了上来,直接横在出租车的面前。

    乔轻雪彻底绝望了,逃不掉了!

    几个黑衣人,分别从车上下来,围住出租车,用力拍打车窗。

    乔轻雪吓得抓紧车门,不住摇头,“不要,不要不要……”

    司机也吓坏了,“小……小姐,他们这么踹下去,车子会坏的!我可没钱修车。 

    黑衣人不知从哪里拾了石头,直接砸向车窗。

    猛力的一下下去,车窗当即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裂痕。

    司机吓坏了。

    乔轻雪也吓坏了。

    “怎么办?怎么办?把手机给我,我报警!”乔轻雪大喊,然而她的声音还没有完全说完,司机就已经一把打开车门,直接跳下车。

    “不要砸车,不要砸车。≌饧赂颐还叵,我是无辜的!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司机几乎吓得屁滚尿流,就差在那几个凶恶的黑衣人面前跪下去了。

    车门被人一把大力气拽开,乔轻雪赶紧逃避,还是被一只大手拽下了车。

    “。》攀,你们放手!你们不能强行带我走!放手!”

    她的挣扎显然毫无效用。

    几个黑衣人一句话都不说,直接将她拽上他们的车,车门一把拉上,车子直接开走,还是直奔机场。

    “放我下去!放了我!殷凯要是知道了,不会饶了你们!”乔轻雪几乎要哭出来了,真的绝望了,也感觉毫无希望了。

    满心的彷徨。

    殷凯,你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不接电话?

    你知不知道,我要被你母亲送走了?我们就这样要分开了吗?

    你到底在哪里?

    为何还不来找我?

    殷凯,你到底在哪里。

    ……

    殷凯洗完澡,慢悠悠拿起手机,打开手机,里面居然还没有乔轻雪的来电。

    反而有两个陌生号码,还有一个短信。

    “什么意思?问我在哪里?还说自己在机。坑胁。⒋砹税桑 笔樟耸只,换好衣服,出门开车去医院。

    在病房外,可以整理还衣衫,这才进门。

    却只看到病房里,只有殷妈妈和佣人。

    “轻雪呢?”

    殷妈妈正在看书,摘掉眼镜,“进来第一句话,不问一问你的母亲,身体如何,却先问那个女人。”

    殷凯攒了一脸的笑容,“这不看妈咪很好,明天就能出院了,所以才没问。”

    殷妈妈的脸上这才多了点笑容,“合作谈的怎么样了?”

    “苏婷婷说还要考虑考虑。明明很好的合作,她偏偏迟迟不肯签约,不知道在考虑什么。”殷凯也很抓头,还以为早些完成工作,能早些回来。

    这几天没见到那个小女人,他都想她了。

    可那个该死的小女人,似乎一点都不想他,不但不联系他,想给她一个惊喜,还没见到人。

    殷凯在病房打量一圈,确定乔轻雪不在,再次问道。

    “她人呢?怎么没在医院。”

    按理说,乔轻雪照顾妈咪,是不会离开病房的。

    “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做错事,就说了她一句,跑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殷妈妈继续戴上眼镜,继续看书。

    “做错事?妈咪,你是不是又给她难堪了?”殷凯皱眉。

    “你这话我不爱听,我就这个性格,看不惯别人做事做不好,指点一下也算给她难堪,日后也没办法相处了。”

    “妈咪,我不是那个意思。她出去多久没回来了?”殷凯紧张起来。

    “下午出去,就没见到人了,不相信可以问医院里的护士。这里的佣人,也可以证明!”殷妈妈平静的口气,让殷凯看不出来破绽。

    但殷凯还是目光看向佣人,佣人这才照实回答。

    “中午的时候,有人送来装了死老鼠的礼盒。当时收下礼盒的人,正是乔小姐。夫人说身体不舒服,想出门转转,之后乔小姐就一直没回来。”

    “死老鼠?”殷凯更是费解。“谁送来死老鼠?”

    “不知道!我还以为,是她不服气这些日子在我这里受了委屈,故意用死老鼠来报复我。就随口说了她一句,不要将别人送进来的东西,随便拿来给我过目。之后,她就生气走了。”

    殷凯凝眸盯着自己的母亲,还是没有看出什么纰漏。

    殷妈妈自然了解自己的儿子,这番说辞,也在心里早就打好了腹稿。当时将乔轻雪叫出去,故意在没人看得见的地方,将乔轻雪带上车,便也是为了让佣人和医院的护士,亲眼看到乔轻雪与她一起出去,没有回来。

    “我去找她!”

    殷凯转身飞奔了出去。

    殷妈妈本想唤住他,也已然来不及。她看了看腕表,时间也差不多了,想来乔轻雪也该上了飞机了。

    殷凯冲出医院,一遍遍给乔轻雪打电话,对方一直关机状态。

    他去了乔轻雪家,没有找到人。

    又去了乔轻雪经常去的地方,还是没有找到人。

    给顾若熙打电话,也打不通,给陆羿辰打电话,也是打不通。

    “你们这群人,都集体消失了吗?”殷凯气得在空气中挥拳。

    忽然想到了夏紫木,给夏紫木打电话,虽然接通了,却对乔轻雪一无所知。

    “我们已经很多天没有联络了,真的不知道她在哪里,不过,你可以问问顾顾,她们的关系一向很好的,顾顾应该会知道乔乔的下落。”

    问题又抛了回来。

    “关键现在就是连顾若熙也找不到人!”

    殷凯懊恼地挂了电话。

    一时间,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乔轻雪。

    “你个女人,到底跑哪里去了!说好了,会忍的,怎么就跑了?生气了吗?因为我和苏婷婷在一起出差,不是跟你解释了,只是工作!”

    “说好了,我们一起坚持!你怎么先跑了!你在哪里!快点出来,联系我!”

    殷凯自言自语,对着手机,再次拨打乔轻雪的电话,还是打不通。

    “就这样自己跑了算什么事!你怎么能跑了!快点出来,出来!”

    再次用力按着手机,关机关机的声音,几乎穿透殷凯的耳膜,穿透了他的心房……

    “死女人!一声不响玩消失!故意让我着急你!”

    “出来!接电话!”

    殷凯整个人都乱了,不得不担心,乔轻雪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你不会想不开吧?你那么乐观,不会出事的,对不对!”

    “乔轻雪,接电话!接电话!非要我着急吗?你个女人,见到你,看我怎么教训你!”

    整颗心,彻底乱了,就好像风中的落叶,盘旋着,盘旋着,没有方向。

    殷凯在街上徘徊,坐在冰冷的排椅上,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灯火辉煌,却没有一张脸是他熟悉的。

    那个女人,到底在哪里?

    忽然,他想到了手机里的陌生电话,还有那一条奇怪的短信。

    赶紧将电话拨回去,想了半天,对方才接听,却是一个陌生的中年女人的声音。

    “你好,你给我打电话了?你是谁?”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你打错了吧!”

    “刚才就是这部手机,给我打了好几个未接电话!”

    那头想了一会,才想起来,“可能是刚才的那位姑娘打给你的?”

    “她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了,她走了!好像有人在追她,她很急,就跑了。”

    “有人在追她?”殷凯蹭地站起来,“是谁?”

    “我也不知道,好了,我还要工作。”

    对方挂了电话。

    殷凯赶紧翻开手机的短信,我在机场……

    赶紧上车,赶往机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