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3章 983:是个女儿

作者:美越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

    第983章 983:是个女儿

    陆羿辰冲去找慕容兰。

    “你现在就去席家带话,我要尽快将若熙从席家带走。”陆羿辰冲上去,一张脸都黑的吓人。

    慕容兰缓缓站起来,“若熙还在小月子,现在就出门的话,未免不妥,要是身体出了什么事……”

    话没说完,被陆羿辰强硬的口气打断。

    “快去!”

    慕容兰整个人都惊骇了,她从没见过一个人,会有这么可怕的表情。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也不知道陆羿辰的决定是不是应该听从,总觉得陆羿辰只是因为冲动,未经过考虑就做了这个决定。

    “陆少,你再考虑考虑吧。等到明天早上的时候,再决定也好。现在已经很晚了,若熙肯定已经休息了!”

    陆羿辰紧紧咬住牙关,脸颊一阵阵隐忍地抽搐着。

    “我明白你着急想见到若熙的心情,但也要为她的身体考虑一下。 

    “我只要尽快!她的身体,我会为她调养!”陆羿辰又是一声毫无耐心的恼喝。

    慕容兰吓得浑身一颤,丽莎推门进来。

    这里是医院,又很晚了,四下都很安静,说话都能听见回音。

    “羿辰,你不要冲动!你到底怎么了!我们谈一谈!”丽莎道。

    “我不需要跟任何人谈!我现在就要将若熙从席家带出来!她是我陆羿辰的女人,是我陆家的人,怎么能一直住在席家!就是养身体,也要回陆家养着!”

    陆羿辰整个人都处在暴躁中,一脚将椅子踹翻,大步出门。

    丽莎和慕容兰赶紧跟出去。

    “羿辰,现在带若熙出来也好,但总要等明天早上吧!现在已经午夜了,你有没有在用脑子考虑问题!”

    丽莎喝着,见到慕容兰在身边,心情就莫名烦乱,好想发火。

    陆羿辰完全不听丽莎的话,大步往前走,上了电梯,直接去了顶楼。

    站在空无一人的天台,他望着遥远的昏黑夜空,任由冷风拂面而过,刺骨的冷,沁入骨血……

    “啊————”

    一声狮吼般的咆哮,随着冷风传向远方,最后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丽莎站在通往天台的路口。

    慕容兰很担心,“丽莎姐,要不过去看看他吧。”

    丽莎看了慕容兰一眼,心里就像有个硬疙瘩一样的难受。

    “你……就要结婚了?怎么没有告诉我们。”

    慕容兰不是很在意地勉强笑了一下,“又不是什么大事。”

    “结婚还不是大事。”

    “又不是你情我愿的事,有什么好说的。倒是丽莎姐,真的要告诉若熙,现在就准备离开席家?”慕容兰很困惑,这么做,到底能有几分胜算。

    “还是听他的安排吧,这样他也能好受一些。免得事情拖延下去,他就不是现在的心情了。”丽莎垂下眼帘,心里却徘徊慕容兰的那句“不是你情我愿的事”。

    “丽莎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是现在的心情了?又出了什么事吗?”

    “没,没什么!你都要结婚了,最近一定很忙,所以他才希望尽快带若熙离开席家。”

    “哦。”慕容兰笑笑,“是这样啊。”

    慕容兰不知道丽莎和宋秉文在交往,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

    “等我结婚的时候,可能就不发请帖了,丽莎姐不要见怪。”在慕容兰看来,嫁给宋秉文,根本不是光彩值得庆贺的事。

    她知道,那将是一场无爱的婚姻,会受尽冷眼。

    但为了自己和弟弟,能有一层保护。仓荒苷庋。

    丽莎笑了笑,没有说话。

    陆羿辰一直在冷风中站了很久,就站在楼顶的边缘,用极度高的高度,来放空自己心底的汹涌。

    最后,他似乎冷静下来了,转身大步离开楼顶。

    看到慕容兰和丽莎,一句话没说,就那样背影冷冷地离去……

    次日一早,慕容兰就来了席家。

    以询问婚期为名目,很轻易就进入了席家,也见到了各位长老。

    长老告诉她,婚期就定在半个月之后,慕容兰也很高兴地答应了。

    “我听说顾小姐身体不好,特意买了一些东西,想亲自送给她。以后,我又重新回到席家,和席家的女眷之间,总要搞好关系。”

    “也好,你去吧,小童有人聊聊天,心情也会好很多。”席老抢先一步出声。

    席老岂会不知道,慕容兰前来,正是给陆羿辰带话。

    席老有意帮一把,他不想自己的女儿,还沉浸在失子的痛苦中,不能自拔。

    慕容兰推开顾若熙的房门,就看到顾若熙站在窗口前,静静地看着窗外。

    “我看见你来了,就知道,你会来找我。”

    顾若熙没有回头,轻声对身后的慕容兰说。

    “我是来转达陆少的话的。”慕容兰道出来意。

    “他想我现在离开?”

    慕容兰失笑,“你们果然是彼此深爱的两个人,心意相通。”

    “但我现在不想走。”

    “为什么?”

    顾若熙回头,阳光落在她的侧脸上,苍白的几乎透明,可以看见她透白肌肤下的青色血管。

    “是谁害了我的孩子,我还没有调查清楚。离开这里的话,我就不能报仇了。”

    “可你总不能一直在这里,事情若再有变故,你就很难离开了。”慕容兰急声道。

    “小兰,你知道吗?我问了护士,那孩子,是个女儿,他就喜欢女儿。他还说,要个长得像我的女儿。我们说好了,一子一女,正是凑成一个‘好’字。”

    顾若熙疼痛地闭上眼睛,“失去了这个‘好’字,我还如何能好?我不要……我的孩子,不明不白死去,却不知道幕后的黑手是谁。”

    “若熙,陆少会调查清楚的!何必你自己亲自调查?”

    “我是这个孩子的母亲!我做不到置之不理,也做不到什么都不为那个孩子做!”顾若熙按住自己心口的位置。

    “小兰,你不懂,失去自己的孩子,是一种什么滋味。”

    “那是一种,恨不得用刀子扎在自己身上,将自己活活剥皮的痛苦。”顾若熙的眼角,渐渐浮现潮湿。

    慕容兰缓缓低下头,苍白地勾着唇角,“我当然懂得,身为母亲,失去自己的孩子,那是一种怎样的疼痛。”

    “不!你不懂,你没有过孩子,你不能真切的感受到!”

    “谁说我没有过孩子!那种疼,就好像千万只蚂蚁啃噬自己的心!就连做梦,都是煎熬。”慕容兰激动地脱口而道。

    顾若熙惊诧,“你有过孩子?”

    慕容兰晃神过来,不敢看顾若熙的眼睛,赶紧转身背对,“没有!你听错了!”

    “你刚刚明明说,你有过孩子!可……一直只看到你和你弟弟,没有看到你的孩子。你的孩子,不在身边了吗?也……离开你了吗?”

    慕容兰摇摇头,“没有,你不要乱猜了,我都快忘记了。”

    顾若熙看得出来慕容兰的故作洒脱,便也只好不再提及,但很好奇,慕容兰居然生过孩子,那会是谁的孩子?

    “这几年,你一个人带着弟弟,在外面也吃了不少苦吧。”顾若熙忽然很心疼慕容兰。

    自己的遭遇,和慕容兰多少有几分相似。

    “我很理解,一个女人,一个人承担起家计的艰辛。”自己也曾经经历了,一边读书,一边打工,还要照顾哥哥妈妈的艰苦日子。

    那真的是一段连回忆都不敢回忆的艰难。

    但那段时间,虽然苦难,至少一家人都很开心……

    慕容兰没有说话,依旧只是笑着。

    “小兰,你考虑清楚,真的要嫁给宋秉文吗?他的为人,我不是很了解,原先以为他是个谦谦公子那样的男人,现在看来,也不尽然。你嫁给他,未必会有幸福。”

    “我了解秉文,他心地很好,只是家族的使命压在身上,他也有很多的无奈和不得已,他不是坏人。嫁给他,我知道不会幸福,但至少我和弟弟能平安,不是吗?这样就够了,我要求的不多。”

    慕容兰抬头看向窗外,不经意看到花园中,正在和佣人玩荡秋千的关关。

    慕容兰空茫的眼底,一下子就被填满了。

    “我看得出来你很喜欢关关。”顾若熙道。

    “关关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孩子。”

    顾若熙看着慕容兰那种透过关关,好像看到了什么的目光,当即了然,“你的孩子,也如关关这般大了吗?”

    慕容兰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一下,“是。舱獍愦罅。”

    慕容兰透过窗子,深深地看着关关,他在花园里和佣人开心地奔跑着,她的脸上也浮现了美丽的笑容。

    “是个女儿,很漂亮。拥有一双很美的眼睛,我至今还记得,那是一双……”美丽的琥珀色眼睛。

    顾若熙不知道慕容兰,收住的后半句话是什么。

    “如果长得像你,那会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

    “不,她长得更像她的爸爸。”

    正说话间,席初云忽然推门进来。

    他的神色看上去有些紧张,但只有短暂的一瞬,就已恢复如常,依旧是总也不会改变的浅淡笑容挂在脸上。

    “原来小兰来了。”席初云笑着道。

    “我们只是聊聊天。”慕容兰没有看席初云,轻声回了句。

    慕容兰本想转身出去,但想到为陆羿辰转达的话,还没和顾若熙商量,便顿住脚步,可见席初云的样子,似乎也不打算出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