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7章 1177:不仅仅是吃醋

作者:美越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

    第1177章 1177:不仅仅是吃醋

    慕容兰仰头看着席初云,一双黑色的眸子中亮如明星,光芒璀璨。

    “或许……”

    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好似能被席卷而来的海风吹散。

    “那样我们就都解脱了。”

    慕容兰开始用力拽住席初云的手臂,要拖拽着席初云,一起从这里坠落下去。

    她不知道,这个高度,他们会摔成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会不会落个终身残疾,但就是想这样解脱。

    就像个被幽灵附体不正常的人,对死亡充满了狂热的期盼。

    席初云也没想到,一向乐观又开朗的慕容兰,竟然有自杀,且还付诸于行动的程度。

    有人说,越是开朗的人,心底就越孤单。

    难道在之前,这个女人,早就有了自杀的念头?在经历了整个家族被灭,唯一支撑自己活着的弟弟,也成了残废,自己深爱的人,又那样残忍地折磨着自己。

    在慕容兰的心里,承受了很大很大的压力,她一直告诉自己,还有活着的希望。

    她还有弟弟,还有女儿,还有……

    即便那个最爱的男人,不爱自己,只要远远看着她,也会幸福。

    当一个人的支撑,就剩下这么几样的时候,又都在一样一样地被摧毁,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在为什么活着了。

    慕容兰的力气不是很大,但还是让席初云遇见了难以承受的难度。

    他只有四根手指,坚持着彼此,挂在窗口上摇摇欲坠。

    最后,席初云终于坚持到了极限,直接松开手,抱着慕容兰纵身一跃……

    噗通一声巨响。

    一切就好像都在席初云计划好了一样,他们跳出了海水之中。

    而岩石下的海水,不算深,也不浅,正好可以埋没一个人的高度。

    这样深度的水,产生的浮力,不会让他们受伤,但慕容兰还是呛了满口的海水,呼吸困难起来。

    在海水中,慕容兰还紧紧抓着席初云,一副要和席初云同归于尽的狠绝,席初云拖拽了慕容兰还一会,才将慕容兰从海水里拽出来。

    这里是在席初云私人别墅的院子里,借用这个自然环境,改建成的私人游泳池,不远处用栅栏和海水分隔开,不会有海里的游鱼游过来,但还是有一些小鱼,喜欢聚集在这里。

    那群小鱼,被海水里挣扎的两个人,惊吓的四处逃窜。

    席初云费了好一番力气,才将慕容从水里拖拽出去。

    之前小王子来这里,也因为宋晴洛的怂恿,掉入游泳池一次,他本来还想着,将这里改建一下。

    没想到,慕容兰也跳了进来。

    “我会将这里给填了!”他将慕容兰丢在地上,恶声低喝。

    慕容兰已经神识不清了,她呛了海水。

    席初云赶紧敲打她的胸口,用力按压,迫使她将海水吐出来。

    看着慕容兰痛苦地吐着水,他恨不得一巴掌挥过去,但手却顿住在半空,最后只是拎住慕容兰的衣领。

    “你这个女人想死是吧!”

    她居然还拽着他一起死。

    “我会成全你!让你有个很美丽的死法!”

    他愤怒地咆哮着,也不知道要用什么办法,才能让这个女人,接受应有的惩罚。

    “就这么死了,太便宜你了!”

    见慕容兰已经虚弱的无力站起来,他还是将她打横抱起,直接回了别墅,将她丢在大床上。

    发现那个危险的窗子,还在开着,他大步奔过去,一边脱下身上湿漉漉的衬衫,摔在地上。

    他一把阖上窗子,直接锁了。

    窗子上的锁,有密码,直接设定成慕容兰不知道的密码。

    “想死,别死在我这里,脏了我的地方!”

    他还在愤怒地咆哮着,声音震得房间嗡嗡作响。

    “觉得我肮脏不堪?呵!”

    席初云冷笑着扑上来,脸色都变得狰狞地吼着她。

    “慕容兰,我们是同类!”

    席初云一把揪住慕容兰的衣领,用力摇晃着她恍惚的意识,你给我听清楚。

    “在我没让你死的时候,你休想死!我还没有玩够!”

    他一把将慕容兰摔在床上,看着她无力的样子,火气在胸腔内燃烧奔腾。

    他狂躁地撕扯慕容兰身上湿漉漉的衣服,将她湿漉漉的长发都拨开在脑后,看着她苍白的巴掌小脸,咬牙说。

    “用死在威胁我?你连我都想杀,我就更不能放了你了。”

    “这个世上,还没谁胆敢动杀了我的念头!你以为你是谁?本事这么大!”

    席初云觉得,慕容兰有这样的勇气,全是因为绝望所导致,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在因为什么而绝望。

    “因为宋秉文吗?”

    “死了也要帮宋秉文登上席家当家人的位置?倒是很会为你深爱的人牺牲一切呢!”

    他讽刺地说着,大手捏住慕容兰细白的肌肤,在她身上留下道道斑驳的淤痕。

    似乎这样做,看着慕容兰无知无觉的样子,很扫兴,忽然就松了手。

    像个都不知道要怎么将这个烫手山芋处理掉的样子,在房间里一阵暴走,压制心口中的火焰。

    慕容兰瘫在床上,不出一声,一动不动。

    缓缓的,她蜷缩起来自己的身体,抱住自己的头,呜咽地哭了起来。

    她这是怎么了?

    怎么好像疯了一样?被他折磨的吗?

    浑身都好痛,好像不是自己了的一样,但那些疼痛,根本不及心口的千分之一。

    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逃脱,逃脱,从席初云的魔掌中逃脱……

    终于,当慕容兰得到自己的手机的时候,疯了一样地拨通宋秉文的电话。

    “秉文,救我救我……我要疯了……救我……”

    她大声哭着,完全忘记了,自己的手机早就被席初云控制了。

    等到席初云冲到她的面前时,给了她狠狠一记耳掴子,将她打倒在地。

    慕容兰瘫在地上,还是泪眼婆娑地向着掉在地上的手机,费力地伸手够着。

    “救我,救我……”

    “秉文救我……”

    席初云冷眼看着慕容兰这个样子,忽然沉默了。

    他走过去,俯身拾起手机,放在慕容兰的手里。

    慕容兰抓紧手机,将脸埋在自己的双臂中,痛哭起来。

    席初云目光阴沉地看着痛哭的慕容兰,本来抓紧的铁拳,竟然慢慢放开,最后转身出去了。

    幽闭的空间里,只剩下慕容兰一个人,抱住双膝,哽咽地哭着。

    而她手里的手机,根本就没有拨通。

    她想她是真的疯了,已经精神失常了。

    ……

    陆羿辰带着受伤的顾若熙,回了陆家。也让赵默,将小王子接了回来。

    即便顾若熙吵着要离开这里,陆羿辰全当什么没听见一样,任由顾若熙冷眼相对。

    他不允许顾若熙下地,因为她的脚受伤了。

    照顾顾若熙的事,他也亲力亲为,佣人都不让插手。

    除了上洗手间,平时陆羿辰都不让顾若熙下地走动,去洗手间也是抱着她去。

    他特意没有去公司,就留在家里陪着顾若熙。

    “因为愧疚吗?才对我这么无微不至。”

    陆羿辰也不说话,依旧温柔地望着顾若熙。

    自从回来,他最多的时间,都是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目光柔软又温和地望着她,就好像怎么看都看不够一样。

    面对他这样的眼神,顾若熙已经从原先的愤怒,到现在的冷笑了。

    “我真的想安静几天,你就不能让我安静吗?”

    “你安静好了,就是离开,不如不让你安静。”

    “在我想好一切的时候,我不想留在这里。”她还是想回花店,那里才是自己的家。

    “我们是夫妻,这里才是你的家。还有,忘了告诉你,这栋大房子,现在已经过户到你的名下了,包括我公司一半的股份资产,都已在你的名下。”

    “对了,还有之前给你买下来的一个商。衷谝苍谀愕拿。”

    “告诉我这些做什么?说明你用金钱来证明你自己的决心?”

    “若熙,你要想,我是一个只有金钱才能给我安全感的人。我愿意将我守护了几十年,拼搏了几十年赢得的财富,与你共享,便是将你当成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一部分。”

    “可馨都没有这些。”他又补充一句。

    “那是妹妹,你是妻子,你们没有可比性。”

    “我们没有可比性,那是因为,我永远都没有可馨在你心里重要!”

    “我知道,你只是吃醋了。”

    “不仅仅是吃醋,还有欺骗,和你不纯正的一颗心。”

    “熙熙,一个人是需要改变的!犹如浪子回头,犹如犯人重新做人。你不能因为从刚开始认识的样子,就将一个人的一辈子都定位了!”

    “人是会改变的,人心也是这样。”

    陆羿辰点着自己的心口,“这里,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我已经改变了。”

    “我只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熙熙,我知道,你不能接受的是,可馨说,我跟你结婚,便是随时准备再给她换心脏。她胡说,你也相信。你是我的妻子,难道我要守着一辈子孤家寡人,连小王子都不顾了?”

    “熙熙,这栋房子是我陆家的祖宅,几代人都住在这里,对我意义非凡,我却将这栋房子给了你,便是将你当成我陆羿辰这辈子唯一最亲的人。”

    “你少用这样的办法哄我。”

    顾若熙用力甩开陆羿辰的大手,“你的房子我不要!这不是属于我的!花店才是我家!”

    她要跳下床,被陆羿辰一把搂入怀中,直接吻上她的娇唇。

    他无奈又宠溺地叹息一声,“你这张不听话的小嘴,只有这个时候才能安静一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