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6章 1286:压在办公桌上

作者:美越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

    第1286章 1286:压在办公桌上

    自从杜启睿走后,苏婷婷就像个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

    不管做什么都无精打采,双目无光,神色呆滞。

    不过,她还是会去安可馨那里,继续忍受米米的颐指气使。

    明明杜启睿已经走了,她完全可以不用再忍受这些,可以直接和米米撕破脸皮,但还像个需要找虐的人,继续安静忍受米米的冷嘲热讽。

    或许她只是总想做点什么,这样才能让自己觉得,和杜启睿之间,还有一些联系。忙碌起来,也不会让她的心那么难受。

    那个该死的家伙,给了她希望,居然又一次将她打入暗无天日的地狱。

    苏婷婷终于忍不。伊艘桓雒蝗说牡胤,痛哭起来。

    “明明之前你还说,为何这么晚认识我……明明你一直都很关心我,关心爷爷……我不相信,你这么狠心,说走就走,再不联系……为什么总是让我这么难受?”

    “你好残忍……”

    “忽远忽近,忽冷忽热,折磨我是不是很有意思?”

    “这一次,你最好消失的彻彻底底,再也不要回来,再也不要出现!”

    顾若熙听见苏婷婷的哭声,走了过去,站在苏婷婷的面前。

    苏婷婷正蹲在地上,抱着双膝,像个受伤的无助孩子,让人忍不住心疼。

    顾若熙缓缓俯身下去,将手放在苏婷婷的肩膀上。

    苏婷婷惊喜仰起头,还以为会看到杜启睿,当见到面前的人是顾若熙,瞬时眼底的光芒暗淡下去,一片绝望。

    顾若熙什么话都没说,递给苏婷婷一张纸巾。

    苏婷婷没有去接,将脸别向一旁。

    “我是不是很可笑?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伤心落泪,完全迷失了我自己。”

    “人这一生,总有一次,为了一个人,迷失自己。幸运的,你会在迷路中,找到一个牵着你的手,走出迷宫的人。不幸的是,要么你自己走出来,要么一直迷路下去。”

    苏婷婷的目光闪动了一下,接过纸巾,擦了擦红肿的双眼。

    “看来我是那个不幸者了。”

    “不,我觉得你会是那个幸运者。”

    苏婷婷看向顾若熙,看到她灿若阳光的笑容,心底纠缠的阴霾,有那么一瞬渐渐消散而去。

    “我是幸运者?呵呵……”苏婷婷自嘲地笑起来。

    “我一直都那么骄傲,可一次次的感情错付,一直都没有找到一个真正对自己真心相待的人。”

    “婷婷,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还是同班同学。你虽然有些刻薄傲娇,但人心地不坏!我看得出来,你对杜启睿这一次才是动了真感情。之前的殷凯和祁少瑾,只是你想找个依靠的肩膀,那不是真正的动心。”

    苏婷婷没想到,顾若熙会这么懂得自己,吃惊地看着顾若熙半晌,才发出吃力的声音。

    “顾若熙,我一直都在敌对你。”

    顾若熙一笑,“是吗?我并没觉得,你只是用你的角度,看我而已,构不成敌对。”

    苏婷婷目光诧异起来,“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何如陆羿辰那样的人物,会喜欢上你这个女人。你的大度和宽容,简直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谁说的,我也是小女人,也会耍小性子。”顾若熙笑着拍了拍苏婷婷的肩膀,“不要哭了,眼泪不属于你,你还应该是那个傲娇不屑一切的苏家二小姐。”

    苏婷婷惭愧地低下头,“发生太多事,都很纠结,我实在压力太大了。”

    “我知道,我会帮你去找祁少瑾说一说。”

    “你会帮我?”苏婷婷更加吃惊了。

    “我希望大家都能相安无事,而不是继续互相报复下去。”

    苏婷婷咬着嘴唇半晌,都不知道该对顾若熙说点什么,目光里满是感激。

    “你先不用谢我,祁少瑾那个人,会不会听劝,还是个未知数。”

    “但你有这份心,我已经很感动了。”

    苏婷婷的心情终于好了很多,脸上也多了一点笑容。

    苏氏因为祁少瑾的打压,已经风雨飘。榭鲆宦淝д。苏婷婷一边忙着医院照顾爷爷,还要去公司忙着处理各种紧急事件。

    一个娇弱的女子,承担起所有的家业,看着就让人心疼,却还在一直故作坚强。

    顾若熙去找祁少瑾为苏婷婷说情,祁少瑾果然不肯罢手。

    “少瑾,你用这样的方式来弥补可馨,本就是错误的。”

    祁少瑾的眼底,都是浓黑的寒气,“若熙,你应该知道,可馨因为这次事件,只怕没有几年的生命了。几年都是往好了说,若情况糟糕,只怕一年都没有。”

    “你和陆羿辰都不肯说,但我也猜得出来,苏雅的事,一定和可馨有关系!苏婷婷选择没有追究亲生姐姐的死因,已经是退了一步,何必咄咄逼人?杜启睿因为深爱苏雅,为苏雅报仇,从他的角度,也无可厚非。”

    “若熙,你到底是哪边的人?”

    “我没有偏袒任何人,我也不觉得,我来选择劝你放手,就是做错了!我只是希望,大家都能够各退一步,天下太平,不想你们继续互相报复下去。”

    “我已经品尝了一次,失去可馨的痛苦,备受愧疚惭愧折磨的滋味,真的难受。这一次,我说什么,也不能让自己留有遗憾。”

    “少瑾,你有问过可馨的意思吗?她现在真的希望,你因为她一直纠缠下去,不肯放过苏婷婷和杜启睿?”

    “且不说杜启睿,你和苏老爷子也算有交情,苏老爷子也当你是自己的孩子一样诸多关护。你真的忍心看着老人家,因为你的关系,一步一步走向死亡?”

    “苏老爷子现在已经住院了,生命危及,到现在还没有苏醒过来。”

    “少瑾!苏雅已经因为可馨的关系死了,不要让苏家再死一个人了……”

    “若熙,从可馨的角度,她也没有做错!若当年不是苏雅设计陷害,可馨不会遭遇那种事!不会一直活在阴影下,挣脱不出来!”

    “若追根究底,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我!可馨是为了我,才去找塔丽说清楚情况。那么最应该被你们报复的人,应该是我。”

    “若熙,怎么能和你有关系。”

    祁少瑾的声音缓和下来,但意思还是很坚决。

    “若熙,你让我放弃对付苏家,那不可能!只有苏家被重创,才有可能将杜启睿从暗处逼出来。”

    祁少瑾固执的可怕,顾若熙也劝说不动。

    李梦涵最近一直没有出现在祁少瑾的面前,和祁少瑾之间也彻底断了联系。

    祁少瑾经常拿起手机翻来翻去,李梦涵也经常拿起手机翻来翻去。

    不管是对方的朋友圈,抑或是未接来电,短息箱,都被他们翻烂了,还是没有任何对方的消息。

    他们都在忍着,不联系对方,夜里也是辗转反侧难眠。

    终于,祁少瑾忍不住了,没有李梦涵做的饭菜,他完全食不下咽。

    祁少瑾去李梦涵家找李梦涵,敲门半晌,竟然没人开门。

    这个时候,遇见隔壁邻居。

    “李小姐。丫枚嗵烀换乩醋×。”

    祁少瑾紧张起来,脸色都白了,赶紧给李梦涵打电话,生怕李梦涵又出了什么事。

    幸好李梦涵的电话接通了,却一直都没有人接听。

    祁少瑾心急如焚,赶紧开车去李梦涵的公司,他的速度开的飞快,心口一阵一阵狂跳,似要从他的喉咙口冲出来。

    他已经冒了一身的冷汗,生怕又见到李梦涵出车祸,或者有任何危险的情况发生。

    冲到李梦涵的公司,见人就问李梦涵在那里。

    大家看到祁少瑾狰狞又漆黑的脸色,都吓坏了。

    “说话,说话!怎么都不说话!”祁少瑾狂躁不安,一脚踹翻一个办工作,大步向着李梦涵的办公室走去。

    当看到李梦涵正拿着文件,和几个人开会,祁少瑾整个人都僵在了门口。

    李梦涵也愣住了,看着祁少瑾渐渐平和下来的脸色,她一头雾水。

    几个公司职员,互相对视一眼,便都识趣地退出办公室,还很贴心地将办公室的门给关紧。

    公司的职员,都好奇地趴在一起,研究祁少瑾和李梦涵最近到底怎么了,不但忽然不联系了,祁少瑾居然大闹公司。

    有人说,是不是李总劈腿了。

    也有人说,是不是祁少和李总之间有了第三者。

    “祁少怎么能有第三者,谁不知道,祁少向来不近女色,和我们李总经常出双入对,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若不是祁少和我们李总交往了,大家还都一直说,祁少的性取向有问题。”

    大家忽然惊讶起来,“祁少不会是出柜了吧?才和李总闹掰?”

    “天呐!不会是真的吧。”

    办公司内的祁少瑾和李梦涵,互相对视,谁都不说一句话。

    过了许久,祁少瑾终于耐不住沉默,率先开口。

    “我走错地方了。”

    说完,祁少瑾转身就往外走。

    他的脚步走的很慢很慢,还以为李梦涵会挽留自己,一直走到了办公室的门口,打开了门,李梦涵还一点声音都没有。

    祁少瑾恼了,一把将办公室的门摔上,吓得外面看热闹的人,浑身一颤。

    “战争开始了。”大家说。

    祁少瑾转身冲向李梦涵,直接将李梦涵压倒在办公桌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