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2章 1302:相公床上威武

作者:美越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

    第1302章 1302:相公床上威武

    陆羿辰见顾若熙那么好奇,只好将当时送席初云新婚礼物的场景描述一遍。

    当时顾若熙在楼上陪着关关,席初云送关关回房正好下楼,慕容兰从一侧的楼梯上也换好礼服下来。

    楼下还有一些换好礼服,准备出门的宾客。

    那些宾客见席初云牵着慕容兰的手下楼,终于有了和席初云当面说上一两句话的机会,纷纷将带来的贺礼送上。

    都是一些名贵的限量奢侈品,这样才能配得上席初云的身份。

    大家送完贺礼,也寒暄完毕,便将八卦的眼神落在陆羿辰的身上,有人便问。

    “不知陆少带来什么贺礼,不如拿出来,让我们大家开开眼界。”

    凭借陆羿辰在A市乃至全亚洲的首富身份,他送出来的新婚贺礼,定然也是配得上他身份的大手笔。

    而且陆羿辰和席初云的关系,一直都是大家想要八卦的新闻,很想从这两个头号情敌的身上,挖掘出来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消遣一乐。

    陆羿辰见大家都双目炽热以待,不疾不徐地一笑,并未说话。

    没想到,席初云眼角一沉,声音虽然平和,话语却不是很受听,“陆少能来,我和小兰便已经很高兴了,至于贺礼倒是其次。”

    席初云明摆着觉得陆羿辰没带礼物,若不是因为顾若熙的关系,陆羿辰根本不会来参加婚礼,席初云也不在乎陆羿辰的礼物。

    陆羿辰见席初云言辞透着敌对,也让众人嗅到不和谐的味道,心下微愠。

    “你们真想看我带来的礼物?”陆羿辰缓声浅笑,目光里噙着一抹幽光。

    席初云眉心略紧,“既然带来了,不如展示出来!应该不是见不得光。”

    陆羿辰挑起眼角,缓声问席初云,“你真的希望我当众展示出来?”

    席初云面色绷紧,“陆少不敢?”

    陆羿辰摇摇头,本来还想高抬贵手,私底下送给席初云就好了,既然席初云这么迫不及待,只好当众展示出来。

    陆羿辰让人将精致的礼盒呈上来,大家都翘首以待。

    陆羿辰缓缓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个青花瓷瓶,精致的青花在灯火下泛着梦幻般的流光。花瓶虽然有些老旧,但一眼就能看出来,绝对是好东西。

    有人一眼就认出来那个青花瓷瓶。

    “这好像是……上次拍卖会上,以五千万高价被人拍走的青花瓷瓶。”

    “这个青花瓷瓶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庄周晓梦’,因为青花瓷上的青花,远远一看,像个蝴蝶。”

    “这个青花瓷瓶,据说大有来头,距今已有上千年历史……”

    席初云也很震惊,没想到陆羿辰竟然送来这么名贵的古董作为新婚贺礼,但当反应过来的时候,脸色就有些不好了。

    庄周晓梦……

    摆明了在讽刺他!

    席初云反应过来,所有的宾客也跟着反映过来,纷纷噤声,看了看席初云,又看了看陆羿辰,等着看好戏。

    陆羿辰笑了,送上这么名贵的古董花瓶,花瓶背后的故事,总要说一说,才配得上这个古董存在的价值。

    “传说,古代一位帝王,他有一位很美丽的妃子。帝王和妃子之间的感情非:。帝王手下有一位大将军,觊觎皇妃美貌,多次设计想要得到帝王宠妃,还用手中兵权相要挟。帝王命人做了这只青花瓷瓶,取名‘庄周晓梦’,送给那位将军,寓意将军只是做不切实际的美梦。最后将军被帝王斩杀,这个花瓶流传至今。”

    陆羿辰一席话说完,席初云的脸色已经青白交加,绷紧的更加厉害。

    在场的宾客一个个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

    席初云隐忍好一会,最后丢下一句话,带着慕容兰转身走了。

    “很精彩的故事!”

    顾若熙听完,笑得人仰马翻,眼泪都流出来了。笑着笑着,她又渐渐安静了下来,但一想到席初云当时的脸色,就又忍不住笑出声来。

    陆羿辰也跟着笑起来。

    这时候,小王子从楼上跑下来,见到站在客厅不住笑的两个人,好奇地歪着头跑过来。

    “你们在笑什么?这么开心!”

    “我们在笑……”顾若熙捂着肚子,已经说不上话来了,对小王子挥挥手,“没什么……”

    小王子翻个白眼,看了他们两人一眼,转身走了。

    顾若熙不知该用什么言辞来形容陆羿辰,最后只能对他竖个大拇指。

    “腹黑,绝对的腹黑!”

    陆羿辰笑着一把搂住顾若熙的肩膀,让她紧紧贴在他的胸口上,“我的宠妃,岂容他人觊觎垂涎!”

    “没人觊觎你的宠妃。”

    陆羿辰一挑眉峰,宠溺地捏了一下顾若熙的鼻头,“不让人省心的小东西。”

    顾若熙对他紧了紧鼻子,幸福地靠在他的肩膀上。

    ……

    安可馨终于可以出院了。

    可安可馨却不肯出院,躺在病床上,就是不起来。

    大家轮番上阵,说了很多好话,安可馨就是不肯起来。就连陆羿辰的话,安可馨也不听,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声不发。

    大家都很着急,好不容易可以出院了,也为安可馨准备了盛大的庆祝仪式,想让她开心,可她不配合,也总不能一直住在医院里,出去透透气才有助于她的身心健康。

    “让我试试吧。”乔轻雪走上前。

    大家都出去了,病房里只有安可馨和乔轻雪。

    乔轻雪坐在安可馨的病床前,“可馨,你之前买通医生骗我怀了一个女孩,我当时真的绝望了……若不是因为孩子已经五个月大,我可能会将孩子打掉。”

    乔轻雪故意将事情放大,刺激可馨。

    可馨果然有了反应,“你会狠心杀了自己的孩子?”

    “我对腹中的孩子,抱了很大的以希望。殷凯也抱了很大的希望,我们都以为是男孩,一家人终于可以在一起……”

    “你们现在已经一家人在一起了,不是很幸福!我不接受你的控诉和指责!”

    安可馨现在烦死了,不想听见任何的怨言。

    “我在你们眼里,从来没有任何一点好过!我就是一个让人讨厌又厌恶的人!”

    “可馨,大家一直都在努力关心你,向你示好,可你一直都不肯接受,再多的热情,也都被你拒之门外!你用你的任性妄为,证明你自己的存在,可你又不接受大家的注意力,你想让大家怎么做?”

    “……”

    “可馨,我之前很怨你,你居然骗了我。你连对你一直好的殷凯和妈咪都一起骗,你真的很过份!”

    “但我现在一点都不怨你了,因为我觉得那样没有必要,会很累。”

    安可馨瞪着乔轻雪,不说话。

    “我知道,你因为殷凯拒绝和你结婚的事,你很生气,也很怨我。但你扪心自问,你根本就不喜欢殷凯,你只是想找一个安身的港湾而已。”

    安可馨没想到,乔轻雪竟然将自己的心思看的这么通透。

    “可馨,现在所有人都在等着你出院,帮你庆贺,你不能总是不顾及所有人的感受,我行我素,这样你只会将所有人都推开!大家再想对你好,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你真的不怨我了?”安可馨眯着眼睛看乔轻雪。

    “你帮我证明了殷凯并非重男轻女,并非因为孩子留在我身边,我为何还要怨你?虽然你做了错事,但也间接做了好事,我还想感激你来着。”

    “真的?从来没有人感激过我。”

    “可馨,你虽然身体不健康了,但是你看到了大家都是发自心底地关心你。其实你并不孤独,只是你将自己封闭了而已。”

    安可馨垂下眼睑,声音很低,“躺在病床上,我还能告诉自己,我是一个没有康复的病人。一旦出院,我就不能再这样麻痹自己了。”

    “你是担心你出院后,大家便不会如在医院一样关心你了是吗?”

    “大家都会去各忙各的事,再没机会聚的这么齐全了。”

    “可馨,其实你还是很幸运的!我和你一样,失去了父母,成为孤儿,但你还有祁少瑾和陆羿辰两位疼爱你的哥哥,你真的很幸运。凡事换个角度,就不会再想不开了。”

    安可馨在乔轻雪的劝说下,终于答应出院了。

    殷凯对乔轻雪竖个大拇指,“娘子威武。”

    乔轻雪挑眉一笑,“相公是否觉得自己弱爆了?”

    殷凯一手勾住乔轻雪的肩膀,附在她耳边低声说,“相公床上威武。”

    乔轻雪脸颊一红,娇滴滴地小声说,“相公的雄风,小娘子已经许久没见了。”

    殷凯笑得蓝眸闪闪发光,声音也蒙上一层沙哑,“娘子,相公早已饥渴难耐。”

    “其实……娘子也很渴。”乔轻雪脸颊红扑扑的可爱。

    “要不今天晚上,破戒一次……”殷凯已经浑身燥热起来。

    乔轻雪狠狠撞了殷凯的胸口一下,“快点走啦,大家都上车了!”

    乔轻雪先一步上了车,殷凯捂住胸口,“点了火,就想跑。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

    一辆一辆的豪车,先后离开医院。

    暗处一道人影,一直关注他们的车子远去,拉低鸭舌帽,遮住脸颊,转身进入医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