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1章 1461:希望是误会

作者:美越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

    第1461章 1461:希望是误会

    乔沐风将车子缓缓停在殷家门外。

    他侧头看向副驾驶的乔轻雪,低声问她,“轻雪,你真的决定回去?”

    乔轻雪仰头望着三楼亮着灯光的房间,那里正是她和殷凯的房间,他们充满幸福甜蜜的家……

    每次她晚回家,殷凯都会等她。

    他说,“没有你的床,都是冷的,像冰窖。”

    “轻雪?”

    乔沐风试着低声呼唤她,换回了她神游的意识。

    “不回这里,我能去哪里。”乔轻雪道。

    “轻雪,我妈妈她……希望你不要介意,她只是一时间无法接受。我知道她说话很过份,但还是希望你不要怪她。”

    乔轻雪轻轻摇摇头,“你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轻雪……”

    “沐风,谢谢你送我回来。”

    乔轻雪说着,打开车门。

    乔沐风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轻雪,只要你想离开殷家,凭借乔家现在的地位,一定会帮你争取到两个孩子的抚养权,我也会给你安置好一个住处。”

    乔轻雪微微滞住脚步,“只是凭借一些照片,并没有肇事车辆的车牌号,也没有强力的证据指明那就是殷凯……我想,会不会只是一场误会。”

    “轻雪,这么巧合的事,难道还能是误会?资料不全,是因为被人特意销毁过!能残留下几张肇事车辆的照片,也是凭借很多关系才勉强找到。”乔沐风道。

    乔轻雪没有再说话,抬起脚步大步走向殷家……

    乔轻雪回到房间的时候,房里虽然亮着灯,殷凯却不在。

    她抬头,发现殷凯在阳台外吸烟,他有看到乔沐风送乔轻雪回来,白蒙蒙的烟雾将殷凯一张俊脸包裹,在夜色下看得不太真切。

    “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吸烟。”乔轻雪看到一侧的烟灰缸内,堆放着很多烟蒂。

    “你最近,吸烟越来越多了。”

    殷凯没有回头,轻弱的声音随着夜风传来。

    “轻雪,我还是无法接受。”他无法接受,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是宋成安。

    “天气这么冷,还在阳台吹风!你若病了,谁来照顾妈咪。”乔轻雪道。

    “轻雪,我真的很烦。”

    “……”

    乔轻雪看着窗外在冷风中摇曳的干枯枝桠,冷风拂过脸颊,传来刺刺的疼。

    天空也是阴沉的,这么冷的天,想来要下雪了吧。

    “殷凯,你是幸运的。至少……父母健在。”乔轻雪的声音低得,几乎连自己都听不清楚。

    殷凯的手指轻轻一抖,回头看着乔轻雪,一把将她拥入怀里。

    “轻雪,你还有我。”

    他的怀抱很紧很紧,头重重地靠在乔轻雪的肩膀上,“我忽然有一种,我们相依为命的感觉。”

    在他心里空荡的时候,陪在他身边的人,一直都是乔轻雪。

    他最爱的女人。

    “宋成安虽然让人恨之入骨,但好歹现在放弃了刺杀陆羿辰和祁少瑾,从这一点就看得出来,他还是很看重你和妈咪的……”

    乔轻雪低声道。

    殷凯的怀抱,轻轻颤抖了一下。

    宋成安现在不再刺杀陆羿辰和祁少瑾,所有的人手都退回宋家,将整个宋家看守的固若金汤,林世军几次想要进入宋家,都不得不败势而归。

    现在外面的人,没人能知道宋成安是什么情况,也没人知道宋成安的病情演化到了什么程度。

    不过宋成安倒是给殷妈妈打了几次电话,不过没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宋成安没想到,一直摆弄在手里的棋子,最后会倒戈对付自己!对他也是报应不爽!不管最后,是林世军得逞整个席家,还是慕容兰凭借自己的坚持,守护住席家,那些事,都与你无关!”乔轻雪道。

    “轻雪,我知道!我只是不能接受……”殷凯轻叹一声,“现在席子皓死了,林世军少了一把刀,想要得胜,希望岌岌可危。除非林世军现在能将整个宋家掌控!”

    “你担心,林世军将全部的力量都放在对付宋家上?”

    “那个人……我也不知道,在知道他就是我的亲生父亲之后,我真心不希望,他最后是以死在别人手中结束他的生命,我更希望他哪怕这一次病死在病床上,也能心安很多。”

    乔轻雪抬眸望着他。

    “我忽然能理解,祁少瑾当初对待他父亲的心情了!轻雪,我真没想到,我殷凯竟然有一个这么混蛋又十恶不赦的父亲!”

    “很多事情都是他在幕后操控,他伤害了那么多人,可馨,祁远治,苏雅,席子皓,若熙的父亲,都是因为他遭受了不同的伤害,还有羿辰,少瑾……”

    “我忽然觉得自己也是满身罪恶的人,我不敢再见他们,我觉得对不起大家。”

    “可即便如此,我还是不希望,他死在别人的阴谋诡计中。”

    “凯,因为你善良,你才会这么想。”乔轻雪的声音哽咽了。

    这么善良的殷凯,为什么是害死父母的凶手?

    “凯,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乔轻雪鼓起很大的勇气,才将这话问出口。

    “什么问题?”殷凯眉心轻轻皱起,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女人。

    乔轻雪微低着头,不敢看殷凯一双深蓝色的眼眸,“你曾经……”

    她用力深吸一口气。

    “是否因为你,让人家破人亡?”

    乔轻雪问完这话,始终不敢看殷凯,却明显感觉到殷凯的怀抱颤抖了一下,还有他的逃避也能真切感觉到。

    “轻雪,你怎么忽然问这个问题?”

    乔轻雪咬住嘴唇。

    “我……我怎么会让人家破人亡。”殷凯讪讪笑起来,足见他的紧张和掩饰。

    乔轻雪没有去深问,而是转身离开殷凯的怀抱,“你还是很幸福的!虽然身世出乎意料,但至少现在在你的身边,妻子儿女父母都是在的,还有什么好烦的。”

    殷凯只当乔轻雪是在安慰他,即便她看上去心情很不好,也是因为乔沐风和她自己的身世导致。

    殷凯追过来,从后面一把抱住乔轻雪,她却将他推开了。

    “最近很累,我们早点睡吧。”

    殷凯有些错愕,最后还是点点头。

    晚上的时候,殷凯噩梦惊醒,满头大汗,忽地从床上坐起来。

    乔轻雪被惊醒,“你怎么了?”

    殷凯猛地回头,看到身边的人是乔轻雪,这才缓缓从噩梦中回魂,摇摇头,一把抱住乔轻雪。

    “没事,只是噩梦了。”

    乔轻雪安静地被他抱着,目光却是空冷的。

    梦到那一场害了人命的车祸吗?

    还是……

    心中愧疚,睡不安稳?

    乔轻雪的内心,无比纠结挣扎起来,一面心疼殷凯对他不忍,一面又觉得这是报应。

    第二天,殷凯需要去医院为殷妈妈拿药。

    乔轻雪也跟着殷凯一起出门,可没想到殷凯看着车子,竟然不敢启动引擎,试着几次,最后都急速踩了刹车。

    乔轻雪侧头望着他,看到他的情绪很不稳。

    “我昨晚没睡好,你来开车。”他的眼前,总是不经意浮现梦境中的惨烈画面,手抖的厉害。

    本来那个噩梦,已经很久不来纠缠他了,却因为最近情绪不好,再度纠缠他心不能安。

    乔轻雪和殷凯交换了座位,启动引擎,车子开了出去。

    乔轻雪抓紧方向盘,忽然就红了眼眶,眼泪掉了下来。

    “轻雪,你怎么哭了!”殷凯极度紧张起来。

    “我没事!”她赶紧擦了眼泪,继续开车。

    “没事怎么会哭!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在故意瞒着我!”

    “都说了我没事,没事。 鼻乔嵫┮话呀罂旃吹氖滞瓶,一脚踩下油门。

    殷凯见她这样,只能心疼又担忧地望着她,却不知该说什么。

    ……

    慕容兰在席家,已经被林世军困了十天了。

    林世军的人将席家团团包围,不许外面的人进去,也不许里面的人出来。

    他不会真正威逼慕容兰,但也要用这样的办法,强迫慕容兰松口,将席家大权交出来。

    现在席家的大权,没有真正被慕容兰掌控,但慕容兰有席家当家女主人的身份,只要慕容兰在这个时候点头,林世军就可以效仿顾南山,成为席家另一位“席老”,暂控整个席家大权,犹如古代的辅政大臣一般,虽不是“皇家血统”却大权在握。

    慕容兰现在还不知道,席子皓已经死的消息。

    慕容兰已经被林世军完全与世隔绝了,她也不知道,关关已经被陆羿辰救了出来。

    林世军还在用关关,威胁慕容兰。

    并对慕容兰说,“少奶奶,只要你点头,关关就会回到少奶奶身边!而等少奶奶腹中孩子降生,只要是男孩,那就是席家名正言顺的下一代当家人。”

    “现在由我和席二少,暂管席家,也免得少奶奶劳心劳力,完全可以让少奶奶安心养胎!而且,我也会主持一下各位长老,看在云少已经身故的份上,就不追究关关其实是女孩子的这件事了。”

    “少奶奶身为女人,更应该守护好自己的孩子!席家的大权到底由谁来掌控,那都是男人的事!况且我为了稳固席家的大权,也是为了少奶奶腹中的孩子着想。免得小少爷将来出生,席家已经四分五裂,小少爷反而成为旁系的眼中钉肉中刺,除之而后快。”

    慕容兰看到林世军眼里的杀气,也看到林世军贪婪的目光,正盯着她的肚子,吓得慕容兰赶紧双手护住腹部,侧身避开林世军的目光。

    慕容兰不禁脊背发寒,心口突突地乱跳起来。

    林世军正在暗示她,若不答应,就要对她腹中还没出生的孩子下手。

    果然……

    “首先,少奶奶距离生产,还有六个月。在这漫长的半年时间里,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意外发生。”

    “若少奶奶没了腹中的孩子做保护,云少也不在了,那些觊觎席家大权地位的人,不知道会想出来什么办法对付少奶奶和关关小小姐。”

    “林世军,你敢碰我的孩子,席家那么多双眼睛,都不会服从你!你的野心,也终究不会达成!”慕容兰喝道。

    林世军仰头笑起来,“少奶奶现在被我禁足在席家,那么多双眼睛也在看着,至于少奶奶在席家发生了什么事,还不是任由我对外宣布缘由,谁会知道其中内情呢?”

    “我只要说,是少奶奶策划了一切,设计杀了云少,要为慕容家族报仇,我就是挽救整个席家局面的功臣。”

    “你!”慕容兰咬牙。

    “那些人,都会臣服我!席老当年的手段,我可是有好好研究过的!成大事者,不看过程,只看结果。谁笑到最后,谁就是王者。”

    “林世军,你和席子皓,不会成功的,你们会遭到报应的!”

    林世军的脸色阴沉下来,“少奶奶这般冥顽不灵,可我却不能太过无情。少奶奶最近为整个席家操劳,人都瘦了!还不快点将鸡汤端过来,伺候少奶奶用一些,好好补养补养身体。”

    慕容兰望着佣人端过来热气腾腾的鸡汤,吓得一步步后退。

    “林世军,你要做什么?”慕容兰紧紧护住自己的肚子。

    林世军一个眼神,当即有几名保镖冲上来,将慕容兰按住。

    “伺候少奶奶喝汤。”

    “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