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0章 1490:我就是无赖

作者:美越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

    第1490章 1490:我就是无赖

    “殷凯!你不要胡说!这个孩子怎么可能不是沐风的孩子!”

    夏紫木对殷凯大声喊起来。

    她激动又愤怒的样子,恨不得将殷凯一口给吞了,让他从这个病房里彻底消失。

    殷凯仰头笑了,“我殷凯,堂堂殷家大少爷,会说这种谎话?”

    殷凯指了指乔沐风,又指了指夏紫木,“你到底做了什么,你自己很清楚!”

    接着,殷凯憎恨地低吼一声,

    “不让我好过,我们大家一起都不好过。 

    殷凯本不想说这件事,毕竟那是旁人的家事,但既然乔沐风不仁,也休怪他不义。

    殷凯抡起一脚,直接将一侧的桌子踹翻,上面的瓶瓶罐罐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婴儿被吓醒,“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响彻整个病房。

    孩子的哭声,让夏家和乔家的人都紧张了起来。他们很清楚,殷凯今天就是来闹事的,而且殷凯不好的名声在外那么多年,谁都知道殷凯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乔爸爸满脸忧虑,“殷凯,你和轻雪之间,到底出了什么事?”

    乔爸爸的口气很客气,一方面担心惊吓到刚刚出生的婴儿,一方面也不希望和殷凯关系搞僵。

    殷凯冷冷扫了一眼乔爸,“你们是不是觉得,只要轻雪和我反目成仇,就能回到你们乔家,认祖归宗?你们打错算盘了!”

    “乔轻雪是我的女人!我们殷家才是她的家!她和你们乔家这辈子,不会再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关系!”

    乔爸爸不禁面露悲色,“那是我的亲生女儿,你好歹也要叫我一声爸爸,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乔妈妈不乐意了,尖声喊道,“什么你的女儿!那就是野种,说不上是谁的种!”

    乔爸爸恨不得给乔妈妈一巴掌,但现在人多,总要顾及颜面,咬牙低喝,“你给我闭嘴。”

    乔妈妈正要斥骂乔爸爸,当感受到殷凯充满可怖气息的目光,她顿感脊背蹿起一股寒意,直冲脑顶,不禁浑身一个哆嗦。

    “你说谁是野种!”殷凯咬牙,字字如冰。

    乔妈妈有些站不稳了,面色闪烁,口齿支吾。

    “我我……”

    殷凯逼近乔妈妈,“你敢骂我的女人是野种!”

    乔妈妈一个不稳,差一点瘫坐在地上,乔沐风赶紧一把扶住乔妈妈,怒瞪向殷凯。

    “闹够了没有!有话我们出去说!”

    殷凯一把推开乔沐风,“真当自己是我的大舅哥了?乔沐风,你别忘了,轻雪还没有认你这个哥哥!”

    “就算轻雪不认我,我也是她哥哥!”

    “所以你为了所谓的兄妹情深,告诉轻雪错误的真相,就是保护她,关心她?”

    “我没有给她错误的真相,我拿到报告,也是理智分析之后,才交给轻雪!我告诉轻雪真相,就是想让轻雪明白,你殷凯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要被你骗了!”

    “我是为了轻雪好!”

    乔沐风话音方落,殷凯又抡起一拳揍向乔沐风。

    “为了她好?你知道她有多伤心,多难过吗?你不是为了她好,你是在伤害她,你太自私了!”

    一群人赶紧拦住殷凯。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乔沐风一向文弱,哪里是殷凯的对手,但他也毫不畏惧,怒声道,“殷凯,我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害死轻雪养父母的人,就是你!”

    “你放屁。「静皇俏遥。 

    “证据不会说谎!”

    “你那是狗屁证据!”殷凯说着,又挥来一拳,被大家拦了下来。

    这个时候,医院的保安冲进来,他们接到举报,说有人在医院闹事,前来抓闹事者。当他们发现是殷凯,一个个都愣住在门口。

    康寿医院的安保人员,谁不认识殷大少爷!

    “快!快把他轰出去!他在打扰患者休息!”乔妈妈大声喊叫。

    保安们一个个互相看了看,谁都不敢上前,最后只能歉意地对乔妈妈说,“抱歉,乔太太,我们……”

    “都给我滚出去。 币罂缸拍侨罕0埠嚷。

    保安们吓得赶紧转身就撤。

    “好好,保安不敢抓你,我报警!”乔妈妈拿起手机就要报警,乔沐风赶紧将手机夺了下来。

    乔沐风冲向殷凯,目光冰寒,“殷凯!你不要再闹了!”

    “我偏闹!”殷凯一副无谓的样子。

    “你别在这里耍无赖!”温润如玉的乔沐风,也气得咬牙了。

    “对!我就是无赖!”

    “殷凯,你不要太过份。”乔沐风已经气得脸色抽搐。

    “我就是过份了,你能怎么样!”殷凯不屑冷哼。

    “你有病吧!”乔沐风咬得牙齿都在“咯咯”作响。

    “没错,我就有。 

    “你这种人,真不配给轻雪幸福。”乔沐风气得要炸了。

    “你算哪根葱!”

    “……”

    “好了!都不要吵了。 毕淖夏敬笊捌鹄。

    殷凯懒洋洋地偏着头,目光刷地射向夏紫木,那一种看透一切始末的眼神,让夏紫木冷不防一个冷战。

    “你们要吵,出去吵,不要在这里吓到孩子。”夏紫木道。

    她看了一眼乔沐风脸上的淤青,还有流血的唇角,一阵心疼。

    “孩子!”殷凯嗤笑起来,“对你偷来的孩子,倒是很关心呢!对了,刚才谁说报警来着?确实需要报警,将偷孩子的贼,抓起来。”

    夏妈妈已经站不稳了,一屁股坐在身后的椅子上。

    “殷凯,你不要血口喷人!”夏紫木努力掩饰住心虚。

    “我亲眼看到,你小妈给了一个男人一大笔钱。”殷凯依旧笑得鄙夷又不屑。

    他要将他们这浑水,搅得更加浑浊不堪,以泄心头之愤。

    “你你……你不要胡说!”夏妈妈吓得口齿都结巴了。

    夏爸爸吼了一嗓子,“殷凯说的是不是真的!你们偷孩子?还给别人钱?到底背着我做了一些什么勾当!”

    “我没有,真的没有,是他胡说的,真的是他胡说的……”夏妈妈吓得浑身都哆嗦了。

    夏紫木也是心口一阵突跳,脸色白得吓人。

    乔沐风不可置信地看向夏紫木,“紫木,他说的是真的吗?”

    夏紫木一阵摇头,“沐风,不是的……这是你的儿子……千真万确……没有的事……都是误会,不是殷凯说的那样……”

    殷凯看到他们已经乱了,高兴地笑起来,转身摔门而去。

    他报复了乔沐风,心里也痛快了,接下来就是赶回去,和轻雪解除误会。

    知道轻雪喜欢花,他还特意去附近的花店,买了一大束的红玫瑰。

    ……

    乔沐风望着夏紫木,质问道,“你对我说实话。”

    夏紫木不住摇头,“不是的,不是的,殷凯说的,都不是真的!”

    “他没有必要诬陷你。”

    “可我,可我……”夏紫木一阵结巴,“可我有自己的孩子,我怎么会去偷孩子?”

    夏妈妈赶紧跟着夏紫木附和,“是啊沐风!紫木的孩子,都生了,她偷孩子做什么!根本没有的事!殷凯就是故意来闹事的,要我们不得安宁。”

    夏爸爸盯着夏妈妈,喝问一声,“难道他说你给别的男人钱,也是假的?”

    “当然是假的!我怎么可能给别的男人钱!再说,我们紫木生了这么好的一个孩子,我们还去偷别人的孩子做什么!”

    夏紫木咬住嘴唇,用很受伤的目光望着乔沐风,“没关系的,马上孩子的亲子鉴定结果就会出来了!是不是你的孩子,鉴定结果会说明一切。”

    乔沐风的目光,渐渐收紧起来。

    乔妈妈赶紧拉着乔沐风坐下来,给他的脸上药,乔沐风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夏紫木半分。

    他清楚记得,在康乔所在的医院,育婴室丢了一个孩子。

    当时他去育婴室,还撞见了那个有嫌疑偷孩子的男人,只是没有看到长相。

    乔沐风不得不怀疑,当时夏紫木也在那个医院出现过,而且夏紫木这段时间这般可疑,总要有一个原因。

    可至于原因是什么,乔沐风思绪很乱,完全理不清头绪。

    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康乔也联系到整件事情中来。

    在乔沐风的认知里,现在的夏紫木再作,再不可理喻,也是那个为了朋友第一个冲出去,一头短发潇洒又充满正义的女孩。

    夏紫木趴在床上,哭了起来,“沐风,我没想到,你因为一个外人,怀疑我!我为你承受的还少吗?从结婚到现在,我没有一天不是承受着委屈度日,就因为我爱你,所以我夏紫木活该被你一次次伤害吗?”

    “孩子生了,你怀疑不是你的孩子,也就算了,现在竟然怀疑这个孩子是偷来的!”

    “在你心里,我就是这种人吗?”

    “乔沐风,你对得起我为你付出的一切吗?”

    “……”

    乔沐风无言,心口却渐渐被夏紫木的哭声软化。

    在他心里,一直都觉得愧对夏紫木。

    夏妈妈赶紧冲上来,斥责乔沐风,“我们紫木因为你出车祸,现在腿脚还有点瘸。她从结婚到现在,不知道多少人在背后指着她说三道四!她都忍了!面对你妈的刁钻,她也在忍,你还怀疑紫木,有没有良心。”

    乔沐风的目光,渐渐柔软下来。

    “紫木……”他轻柔呼唤她,心中更加惭愧。

    “你之前当着我们的面,发誓会一辈子对紫木好,都忘了吗?”夏妈妈斥道。

    乔沐风渐渐低下头来,“对不起紫木,我没有怀疑你,只是有些奇怪……”

    “奇怪什么?孩子都生了,有什么好奇怪的!”夏妈妈强硬地打断乔沐风的话。

    这时,医生推门进来,“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这是报告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